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高清儿歌下载 >> 正文

【八一】艰难的抉择(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妈,我怀孕了,已经五个月了!”小雪在电话里清楚地对母亲说。

这个电话就像一个晴天霹雳,搅乱了母亲的生活。女儿小雪在外地打工,母亲从没听小雪说过恋爱的事,这咋就怀孕了呢?母亲心惊肉跳,她还来不及责怪女儿,就陷入了愁苦之中。我该怎么办呢?她反复地问自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屋子里团团转。某天她洗衣服的时候蓦地想起一个远房亲戚是私人门诊的女医生,专门给不孕不育的夫妻联系意外怀孕的女人。母亲心中窃喜,暗想天无绝人之路,她立即给远房亲戚留言,很快得到了回复。

母亲和医生亲戚说定后,便动身去城里找小雪。尽管她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可当她见到小雪凸着肚子的孕妇模样仍然吃了一惊。她质问小雪肚子里的胎儿是谁的,但倔强的小雪站在冷冽的风中,咬着嘴唇一个字都不愿意透露。她竖起手想打女儿一巴掌,可那只手在空中只是挥了一下便无力地放了下来,算是承认了这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日子过得飞快,小雪将近临盆,不久,她生了一个男婴。母亲不得不伺候小雪,她每天对小雪说得最多的就是新生儿的去留问题。小雪的心里一百个不情愿,可她知道娃名不正言不顺,而且她也不能保证将来能给娃带来幸福,她甚至连一个完整的家都不能给娃啊!

小雪不得不听从母亲的安排,用王姐的身份证在医院生产,王姐夫妇包揽了她生产的所有费用,安排她住最好的包间,流水似的给她送餐,婴儿用品也堆满了产房。她的心开始动摇,她知道以她的能力连生娃的费用都拿不出来。

她爱怜地注视着娃小小的头和软软的身体,一想到要和娃永久分离,她不由心如刀割。

母亲皱眉,残忍地提醒她:“你别怪我狠心,这娃生下来只能送人,你一个姑娘家未婚先孕,你让我的脸往哪放?以后你带着这个娃,怎么嫁人?”

“我不嫁人,大不了做单亲妈妈,世界上的单亲妈妈又不止我一个!”小雪反驳说,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其他的事情我都能依你,唯独这件事不行!”母亲斩钉截铁地说,又细心地帮她盖好被子,“你刚生娃,不能受凉吹风……”

小雪痛苦地呻吟,她虚弱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新生儿躺在医院的小床上睡得正香,他对于发生的这一切一无所知。六天后他就要被王姐夫妇抱养,王姐夫妇生活富裕,他们在尝试各种先进的医疗手段生育无望后,就全心全意打算抱养一个婴儿。王姐夫妇看过新生儿几次,新生儿健健康康的,又是个大胖小子,他们求之不得。

​这几天母亲不厌其烦地做小雪的思想工作,虽然娃已经出生了,但母亲的担忧和焦虑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一错再错。

新生儿睡醒了,他张着小小的嘴开始寻乳,找不到乳他哇哇大哭起来。小雪要下床看孩子,母亲阻止了她,无可奈何地给新生儿冲奶。把软软的新生儿抱在怀里,母亲却觉得他像一个烫手山芋,她急于摆脱这个烫手山芋。

小雪产后的第一天,王姐送来了几束花,她说年轻的产妇看到花会有愉快的情绪;第二天王姐给小雪买了几件高档的衣服;第三天王姐买了一些保养品;第四天王姐亲自喂小雪喝鸡汤,鸡汤是她叮嘱保姆熬制的;第五天王姐带来了婴儿的小金锁和小手镯……这短暂的几天对王姐来说却是度日如年,她和丈夫都急切地想把孩子抱回去,怕万一小雪反悔;同样,这几天对小雪来说也特别煎熬,她的心就像被鞭子抽一样疼痛,虽然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了产房,和煦的光线温暖地抚摸着她的脸庞,但躺在病床上的小雪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此刻她的心是冰凉的。

“你放心,小雪,娃交给我们抚养,我们肯定会对娃好的!我和爱人都是独生子女,我们很想要一个娃,但是身体条件又不允许我们生养了……和你相遇也是缘分,你把娃给我们,我们很感激,以后你要是想娃了,我们也随时给你看娃!”王姐向小雪保证说。

王姐说这些话的时候,母亲在一边笑着附和,她也很欣慰能给娃找到这么靠谱的养父母。

“我们家有五套房子,将来也是娃的,我们要培养娃读硕士、博士,将来送他出国留洋去!”王姐说,幸福洋溢在她那胖乎乎的脸上。

小雪知道王姐是真心实意想收养她的娃,从购买的婴儿用品就能看出,都是价格不菲的高档货。她产后虚弱,王姐嘘寒问暖,忙前忙后,比亲姐还亲。王姐还特意请了护工和月嫂轮流看护新生儿,让小雪能得到充分的休息。

可王姐越对她好,小雪就越难受,她的心像堵着一块石头,压得她喘不过气。

每个夜晚,小雪躺在医院的床上,难以入眠。她的心里比谁都清楚,把娃送给王姐抚养,对她对娃都好。娃跟着她只会受苦受罪,她和母亲那间不到四十平的房子,两个人住都很拥挤,这时再添一个新生儿,无疑是难上加难。如果娃成为王姐夫妇的孩子,他将来不仅衣食无忧,还有一个好的前途。因此,把娃送给王姐夫妇抚养,那是最好的安排,也算对娃有一个交代。自从父亲去世,她和母亲的生活便捉襟见肘,日子一天比一天艰难。

可是,一想到和刚出生的娃母子分离,她就痛不欲生。虽然她心中怨恨那个抛弃她的男人,但她舍不得娃,毕竟娃是她的骨肉。她执意生下娃,那也是对娃的一份爱。她不禁回想起怀孕初期的孕吐和各种不适,以及胎动,她十月怀胎,和娃早已经是一体的,一想到要把娃拱手送人,她的心都要碎了!

然而王姐对娃的热忱与爱绝不低于她这个母亲。她开始矛盾,纠结,痛苦,究竟该怎么抉择,原来选择这么艰难,她左想右想,都得不出一个结论。

新生儿每天被护士抱去洗头洗澡,医院的走廊上站满了排队洗澡的新生儿家长,他们笑容满面,用眼神爱抚着孩子,小雪从心底里羡慕他们,对别人来说,生孩子是一桩喜事,可对她来说却是一件痛苦的事,她每次都痴痴地望着孩子,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我们家娃掉了二两肉,出生的时候是七斤,现在洗过澡是六斤八两。”一个家长笑道。

“我们家也是呢!”

“你们家测过听力了没?”

“测了,一次就通过啦!”

家长们愉快地攀谈着,而小雪的心情却无比沉重,她看着孩子粉嫩的小脸,心里辗转呼喊:“娃啊,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也很想把你留在身边啊!”她的眼泪又一次流下来,那些痛苦的回忆像电影片段在她的眼前来回切换……

当初她孤身一人来到城市打工,每天白天忙碌之后便是夜晚的孤单寂寥,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直到遇见了张威,他也在厂里打工,对她嘘寒问暖,她以为她终于遇到了一个可靠的男人,很快和他坠入了爱河……可当她告诉张威怀孕的消息后,他突然换了一副面孔,像变了一个人。他建议她堕胎,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冷漠平淡,像在诉说别人的事情。她不同意堕胎,她说这是一个小生命,他望着她的眼神像望着一个怪物,冷笑几声后他佛袖而去。

后来他玩起了失踪,厂里的领导说他辞职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这一刻她才知道,她遇到了一个感情骗子。但肚子里的小生命是无辜的,她决定再艰难也要把娃生下来。

孩子,为什么选我做你的妈妈?我不配做你的娘啊!眼泪再一次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用手爱怜地抚摸孩子的头,这是她的孩子,但又好像不是。

这几天,母亲的心情渐渐阴转晴了。她没有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只要娃送了人,女儿将来就不会被孩子拖累。母亲在产房里谈笑风生,她没有留意女儿郁闷的脸庞……

出院前一天晚上,小雪和母亲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小雪说她反悔了,她要留下娃自己抚养。母亲吃了一惊:“小雪,咱们可不能反悔啊!人家王姐这几天忙前忙后地照顾你,买这买那花钱不说,人家也是真心想要娃呀!这样的养母过了这村就没了,打着灯笼都难找,娃跟着她是去享福的,你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

“我知道王姐是好人,可我一想到娃以后成为别人的孩子,我就心痛!”小雪哭得泣不成声。

“长痛不如短痛,你留下娃拿什么抚养他呢?他跟着咱们只能受苦,单亲妈妈不是那么好做的!以后你要是后悔了,再想找像王姐这样的养母,就不可能啦!”

“我想清楚了,妈,你不要再说了!”

“你这个丫头咋就说不通呢?我告诉你,你别想留下孩子拖累我,从今天开始,你没有我这个母亲!”

“妈,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

“你让我怎么理解你?还没结婚就被人搞大肚子,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当初你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为什么不堕胎?”

小雪没话说了,第二天出院的时候,她的眼睛红肿着,眼睑下面一片乌青。阳光铺洒在医院大门的台阶上,耀眼的光点刺得小雪的眼睛火辣辣地疼。汽车喇叭的声音传过来,王姐夫妇开着奔驰欢天喜地地来接新生儿,小雪却站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一动不动。王姐用疑问的眼神望着小雪和她的母亲,母亲垂头丧气地摆摆手,王姐似乎明白了什么,她的一颗心开始下沉……果然,小雪对她鞠了一个躬说:“对不起,王姐,很感谢你对我的照顾,也谢谢那么爱我的娃。我知道我不该反悔,可从感情上来说,我舍不得娃。我知道你会将娃视如己出,可我想陪伴我的娃,陪伴他成长,参与他的将来,请你原谅我!”说完,小雪泪如雨下。

王姐听了小雪的话,感到一盆冷水浇在她的身上,令她从头凉到脚。她强忍着心中的失望说:“我明白,虽然我没有孩子,但是我以前也怀过孕,当我流产的那一刻,我感到天都快塌下来了……你怀了娃那么久,作为娃的母亲,当然会舍不得,反悔也是人之常情……”

“小雪,你干嘛自己找罪受?你就把娃给王姐吧!”母亲痛哭起来,反复用手捶打女儿的肩。

“阿姨,您不要这样,让我们慢慢听小雪说好吗?”王姐拦住了激动的母亲。

远房的医生亲戚叫苦不迭,她一边抱怨小雪母女,一边向王姐致歉。医生建议到她们到她的私人诊所详谈,他们在去诊所的路上都紧皱着眉头不发一言,阴霾笼罩在他们的头顶。

到了诊所,小雪忍受着医生的埋怨和母亲的指责。她缄默后终于说:“当初我从怀孕到生娃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其实我从没想过把娃送人。后来我看到王姐对娃好,也确实动摇过,可我心里还是放不下娃。我很感谢你们对我的帮助,如果不是王姐,我生产不会这么顺利,对不起,王姐,请你原谅我这个自私的母亲!”

“小雪,不要再说了,我能理解,我尊重你的决定!”王姐握着小雪的手说,小雪的眼里再次浮起了泪花……

离开诊所后,母女俩一前一后地走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路灯将她们两个人的身影拖得很长,这注定是一个烦躁不安的夜。

“我就不该让你一个人去城里打工,不该不拦着你!你留下娃,将来咱们的日子咋过?”一进家门,母亲突然爆发了。

“我知道以后的日子会很艰难,可我还年轻,也有力气,只要我努力挣钱,咱家的日子会好的!”小雪的眼神很坚定。

母亲听了,语气逐渐软下来:“养娃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你舍不得娃也可以理解,不过将来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可我是娃的母亲,我有责任养娃啊!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后悔我也要走下去!”

转眼,娃满月了。这天,小雪收到了王姐的包裹,她打开一看,是一副婴儿的小金锁和小手镯。当初她反悔的时候,将王姐买的金器退回去了,没想到王姐是个有心人,在娃满月时又寄过来。

母亲看着这些金器,感慨地说:“王姐一直很关心娃,那时候你反悔,王姐回去和她爱人抱头痛哭了一场,他们也很舍不得娃啊!”

小雪听了,心里对王姐很愧疚。

为了生活,为了养娃,小雪一人打三份工。她的一日三餐吃得很简单,有时忙的时候一天只吃一顿。有次她低血糖晕倒了,被好心人送到医院。这个好心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姐。医生给她做检查,惊讶地说:“你刚生过孩子啊,怎么能不吃饭呢?现在不好好保养,将来会落下病的!”

小雪心里苦笑说:“我也想休息,可我要养娃啊!不赚钱怎么养娃呢?”

面对王姐,小雪尴尬不已,恨不得有个地缝让她钻进去,她不好意思地对王姐说:“王姐,又给你添麻烦了!”

王姐关心地说:“小雪,虽然你很年轻,但也要注意身体,毕竟你产后才两个月啊!”

“我知道,谢谢王姐!娃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你不但不怪我,还帮我,其实你比我更有资格做娃的母亲,这是我的真心话!”

“我明白,你有你的难处,自己的娃当然舍不得了,我能理解你,小雪,你也不要再有心理负担了!”

小雪忙了一天回到家,要哄娃睡觉,夜里还要给娃喂奶。母亲叹口气说:“如果你肯把娃给王姐抚养,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辛苦!真是自己找罪受!”

小雪抿着嘴唇,皱着眉,一言不发。

王姐也回到家,跟丈夫说起小雪,丈夫沉吟着说:“小雪也挺不容易的,要做那么多工作来养活孩子,其实她选择留下孩子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是啊,像她这样的年纪原本应该享受青春,而她却早早地背上了责任和重担!”王姐赞同地说。

风吹落了几片飞舞的叶子,转眼秋天到了,一辆奔驰停在了小雪家门口。

小雪抬头望着走进来的人,惊讶地说:“王姐,你咋来了?”

王姐笑了笑:“怎么,不欢迎我啊!”

“姐,看你说的,哪能呢!”小雪忙说。

王姐放下了手里的婴儿用品,抱起床上的娃,左看右看:“娃的头比以前大了一圈,长得真快!”

“是的,纸尿裤都用L号的啦!姐,你又花钱给娃买奶粉和纸尿裤,我怎么过意得去啊!”小雪接口说。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不要客气啦!”

“姐,你和我娃有缘,又这么喜欢娃,你愿不愿意做娃的干妈?”

“我求之不得呢!”王姐笑呵呵地说,在娃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躺在王姐臂弯里的娃露出了甜甜的微笑,温馨和欢乐的气氛包围了整个小屋。

通辽癫痫医院哪家好
癫痫患者可以吃其他的药物吗
丹东癫痫公立医院

友情链接:

鸿爪留泥网 | 电脑开机报警声 | 狐狸表情包 | 北京小提琴 | 华谊兄弟艺人 | 怎么改空间名 | 威信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