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高清儿歌下载 >> 正文

【荷塘】雪(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雪啊,我已经很久没看见雪了。我第一次见到雪是在广东南海,那时我在广东南海市的一家玩具厂打工,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每个月只休息一天,工资只有四五百元,还要押一个月工资。生活条件也很差,睡的是硬板床,吃的菜除了冬瓜、白菜就是萝卜,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上班,反复地做着同样的事。我已经觉得自己毫无价值,想着发了工资就走人了。

那天中午下班吃过饭后,我到寝室躺了十分钟后懒洋洋地向车间走去,前面不远的路上躺着一个厂证,我忙走过去捡起来,这是一个叫雪的女员工掉的厂证。这下好了,我正愁没钱买饭票呢。办一个厂证要二十元,我正好向掉厂证的人索要二十元买饭票。这时,一个少女匆匆走来,脸上满是焦虑的神色,这厂证一定是她掉的,我迎上去问道:“靓妹,是不是在找厂证?”“是啊,大哥,你看见了我的厂证了吗?”她着急地问道。“我刚好捡到一个厂证,你看是不是你掉的?”她接过厂证看了看说:“是我掉的。大哥真不知该怎样谢谢你!你不知道没厂证保安不让进车间,人事部检查没戴厂证也要罚款的,这下可好了!”她摸出二十元钱递给我。“补办一个厂证要二十元,这些钱就算我补办厂证的钱吧。要不是你捡到我的厂证还给我,我就进不了车间上不了班,就会被当做旷工罚款二十元,发工资时还会被扣去五十元的全勤奖。”我心里非常想要这二十元,嘴里却说道:“别这样,大家都是打工的。”我没接她的钱,她摸出纸和笔来用笔在纸上飞快地写了些什么把纸递到我手里。“这是我寝室的电话号码,以后有事打电话给我。糟了!要迟到了快走!”她说着向车间跑去,我知道她怕迟到扣全勤奖。我慢慢地走着,不在乎迟不迟到扣不扣全勤奖,反正扣不扣全勤奖都这么点工资,我饭票用完了连饭都快吃不上,哪还有心思上班。我很悔没要她的钱,还要十多天才发工资,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走快点!迟到了!”保安对我说道,我只得加快脚步走进车间。

“你又迟到了!”组长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组长,我的钱和饭票用完了,你能不能借我二十块钱买饭票,发了工资我就还你。”

“借钱?你还想借钱?上班迟到,工作一点不积极,不是上厕所就是和别人说话。每天给你定的生产任务你都完成不了,还想借钱。等你以后手脚快了出的货多了表现好了,我再借钱给你。我可警告你,再迟到我就扣你全勤奖!”

不借就不借,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一个组长吗?还说什么等我手脚快了出的货多了表现好了再借我钱。真到那时我早饿死了,还用的着给你借钱吗?我愤愤不平地走到岗位上。

下午吃饭时,我来到寝室关上门躺在床上,晚上加班我也没去,我都快饿死了,哪还有心思和力气去上班。工友下班回来对我说:“你再不去上班,组长就炒你鱿鱼啦!”“炒就炒吧,反正我不想在这干了,正好辞职出去找一个工资高的工作。”“合同不到期,辞职领不到押金和这个月工资,还会被作为违约,要交五百块钱的违约金。”工友提醒我。什么?合同不到期辞职领不到押金和这个月工资还要向工厂缴纳五百块的违约金?这他妈什么工厂,和黑厂有啥区别?辞职领不到工资不辞职吧又没钱买饭票,这可怎么办?我问工友借钱买饭票,工友为难地说道他身上也没钱了,他的饭票钱都是给组长借的。借不到钱买饭票这可怎么办?肚子咕咕叫着,我感觉肚子好饿,我很悔没接雪递给我的钱。对了,雪不是给我留了她们寝室的电话号码让我有事找她么?我借来工友的电话卡给雪打了一个电话,说有急事找她约她在宿舍楼下见面。挂上电话,我如释重负长长地吐了口气。

我来到宿舍楼下着急地等着雪,雪披散着头发急急地赶来了,问我什么事,我吞吞吐吐地说:“我的……饭票……用完了,跟组长借钱……组长不借……”“你怎么不早说呢?”雪摸出一大把饭票递给我。“这是一个月的饭票,你拿去用吧。”“谢谢你!发了工资我就还你!”“以后再说吧,我正洗头呢,我先回去了。”我点点头目送着雪上楼。

第二天组长用手指着我吼道:“昨晚为什么不来加班?!”我瞅了组长一眼走到岗位上。“不想干就滚!要干就好好地干!”我埋头做事,没理组长。

吃下午饭时,雪打好饭菜端着饭盒坐在我对面,边吃边问我:“听说,你是四川的。”我点点头。“那我们是老乡了,我也是四川的,来这厂里打工的大多是广西、贵州的,四川的很少。老乡,星期天晚上不加班,我们一起去看投影好吗?”“可我星期天晚上想去书店转转。”“那我只好一个人去看投影了。”她失望地说道。

她是不是看上我了,想和我做朋友。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怎么能接受她呢,看来以后我要躲着她才行。

星期天晚上,我刚走到厂门口,就听到有人叫我:“老乡!”我一看叫我的人是雪。“是不是去看投影?”我问她。“一个人看没意思,我也想去书店转转。”“我刚到这里,还不知道书店在什么地方呢?”“我知道,我带你去。”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她跟着我,我真拿她没办法。

书店在市场中心,有好几家呢。我步入一家书店,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翻着,这是一本小说,书名叫《鲁滨逊漂流记》。我在家乡时一直想买这本小说却没买到,没想到在这里却有这本书。我想买却没钱,想等发了工资再买又怕到时书会卖掉。我一页一页翻看着,想把书上的每颗字都记在心里,雪问我:“你喜欢这本书?”我点点头。“给我看看,好吗?”她拿着书直奔柜台,背对着我用广东话叽哩哇啦同老板说了几句。然后高兴地拿着书来到我面前把书递给我,“我已经帮你买下了。”“谢谢你了,发了工资我就还你钱。”我不想她再为我买书了,赶紧走出书店,她紧跟着我。走到面包店,我看着柜台里各种各样的糕点、面包,想买几个尝尝味道身上却没钱,她似乎看出我的心思,到店里买了一大包糕点面包。唉!我实在不应看什么面包店,这下好了。我加快脚步走得远远的,不想吃她买的东西。她快步追上我把糕点放在我手里。“你跑什么?”“我不想吃。”我把糕点还给她。“你不吃,我也不吃,扔掉算了!”说着就欲把糕点扔到路边的垃圾桶。“别扔,我吃,我吃!”我忙从袋里拿出一块糕点塞进嘴里,她也拿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高兴地吃着。

“我们去公园坐坐吧。”我提议,她不置可否地跟着我来到公园。我选了快干净的草坪坐下,她毫不客气地挨着我坐下,问我:“你有女朋友吗?”“嗯。”我应了一声。“你的女朋友一定很漂亮。”“是的。”我躺在草坪上,沉入了对女朋友李菲的美好回忆中。“你一定很爱她!我真羡慕你们!”她说完这句话也躺在草坪上。“可是我觉得我配不上她,她有工作,又在报刊杂志发表过文章,而我是农民,我在她面前有很强的自卑感。”“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同学介绍的,我们都喜欢文学挺聊得来的。她还把家里的电话号码留给我,让我给她打电话。”“你给她打过电话吗?”“打过两次,两次她都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没事赶紧挂了电话。”“没想到你这么胆小,看来你连她手也没牵过了。你应该约她出来看电影请她吃饭,给她送玫瑰花,大胆地牵她手拥抱她吻她,对她说:你爱她!”“我就是对自己没信心。”“一个连自己都看不起的人是很难被别人看得起的。你到广东来打工,一定是她有什么地方伤害了你。”我无言以答,她用手碰碰我。“你怎么不说话了?”“你说得对,上个月,我看了她作品,说她作品写得很一般,她就生气了,说她不止我一个朋友。那天她对我冷冷的,我走她也没送我。以后,我到她家去她不是不见我就是不和我说一句话。后来有一次我在街上看到她同一男的有说有笑地走在一起,而在我面前她从没笑过。我爱她她却不爱我,我恨她不想见到她,就到广东打工来了。原以为这次离别会将她遗忘,谁知走得越远对她的思念之情越重。”不知什么时候雪握住了我的手,我想甩开她的手,却全身没有一点力气。雪的手暖暖的软软的,被她的手握着我有一种异样的兴奋感觉。“大哥哥,你应想开些,世界上不止她一个人是女的,还有许多值得你爱的女人在等着你。”“可我就是忘不了她,到广东以后,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她告诉我她失恋了。”她握着我的手松开了,“所以你就觉得你还有机会还在等她。”我轻轻叹了口气。“我会一直等着她的,她对我的态度会改变的。我这次来广东来就是为了多挣点钱,让她看得起我,谁知进了这样的厂。”

借着朦胧的灯光,我看到雪脸上淌着泪珠,我问她:“你想家了?”“我不想,一点也不想。”雪甩开我的手坐起身。“我根本就没有家没有父母。我父亲好赌,家里钱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父亲输光了。我初中没毕业就被迫辍学,父亲欠了别人两万元的赌债。我十七岁那年,父亲和母亲商量要把我嫁掉。他们瞒着我在镇上找了一家开杂货铺家境富裕的人家,不管我同不同意就把我送到那家人家里。到了那家我才发现我要嫁的人是一个白痴,除了吃饭睡觉什么也不会。我对婆婆说,我年纪小,不想嫁人,让她告诉我父母把我接回家。婆婆听了瞪着眼对我说,我父亲已收下她家两万块钱的财礼钱。我不同她白痴儿子结婚呆在她家里就退她家两万块钱。不退她家钱就不让我走。我拿不出这么多钱,写信给父亲让父亲还她家两万块钱。父亲回信说钱早拿去还了赌债,还说什么她家不愁吃不愁穿,让我安心在她家呆着。我心如刀绞,没想到父母会这么狠心会把我卖掉,卖给一个白痴做老婆。他们眼里根本没我这个女儿,我发誓同父母一刀两断。那家人怕我跑掉,把我看得紧紧的,连我上厕所也派人跟着我。我佯装安心住下的样子,每天脸上都挂着笑,也不随便外出,走哪里都让那个白痴跟着我。只是晚上睡觉时,我从不让那个白痴上床同我一起睡。每晚我都让他睡地铺,即便他母亲让他上床睡,我也不让他碰我身体,而那个白痴从不对他母亲说。慢慢地他们放松了对我的看管,还放心地让我一个人去进货。一次去进货时,我揣上身份证和八百元钱坐火车来到广东进了这家玩具厂。那八百元也算几个月来我为她家看店的工钱。两年了我从没给家里写信,我恨他们!”没想到雪有这样的经历,我开始同情雪来。“有时,我真的很羡慕嫉妒你们。你们有一个好的家庭好的父母和朋友,而我什么也没有。”雪呜呜地哭起来,哭得我心里酸酸的,我坐起身安慰她:“别哭了,妹妹,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就是你的哥哥。”“真的么?”雪止住哭泣,我重重地点了下头。“哥哥!”雪亲切地叫了我一声眼里又流出两行泪来。“妹妹,天晚了,我们回去吧。”“嗯。”我们一起站起身向工厂走去。雪紧紧地挨着我挽着我的手,我怕别人误解,想甩开雪的手,又怕伤了雪的心,便让她挽着我的手来到宿舍楼下。

“咦,帅哥,这么快就找了一位靓妹,厉害啊!”室友见了竖着大拇指对我说道,雪甜甜地笑着,这下我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唉!雪将我送到我寝室门口才松开我的手。“明天见!”我对雪说道。“明天见!”雪恋恋不舍地松开我的手转身离去。雪是幸福的,而我心里却是酸楚茫然。“哟,帅哥,这么快就拍拖上了,快买喜糖啊!”雪并不是我心目中想要的女孩,虽然她长得漂亮,我只是同情她的身世遭遇并末真正喜欢过她,我和她根本算不上什么拍拖。我为自己辩解道:“她只是我认的一个妹妹,并不是……”“连手都挽了,还说不是。”“就是,废话少说,去买糖!没钱我借给你!”室友小张摸出两块钱来扔给我。“你们去买吧。”我把钱递给他们,小张接过钱跑出门去,一会手里捧着一大把糖进来。“见者有份,一人两颗。”小张分发完后,将剩下的躺放在我床上,我剥了一颗放进嘴里,却有一种苦涩的味道。“你们吃吧。”我把剩下的糖扔给他们。

第二天早上,我在食堂门外见到雪,雪塞给我两个馒头,说:“哥,这是我刚打的馒头,我已经吃过了,你趁热赶紧吃。”我接过馒头自顾自吃起来竟忘了说谢谢。“这些菜票给你,记着以后每天早上打馒头吃。”雪递给我一叠菜票,说“千万别饿着自己。”“下个月发了工资我就还你。”我接过她的菜票,这些菜票正好早上用来打馒头和稀饭填肚子。

中午下班,雪在车间门口等我,看到我她脸上露出迷人的笑。不知怎的,看见雪笑,我心里竟有一种吃了蜂蜜的感觉。我们一道走进食堂,拿着饭盒排队打饭。雪站在我身后打好饭,我自顾自地走到座位坐下埋头吃着。我座位两边很快坐满了人,这下雪不会坐在我身边了。雪挤到我身边对我身边坐着的吃饭的男的说道:“帅哥,我们换换座位,好吗?”那男的一看是位美女在求她忙起身“你坐吧。”雪不客气地坐下,将她饭盒里打的鸡肉鱼肉夹到我饭盒,说:“哥,你长得瘦要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我知道这些菜是雪专门为我打的,她一个人吃饭是绝不会打这些高价菜吃的。我怔怔地看着这些菜不知该吃还是不该吃,对面吃饭的工友羡慕地看着我,一工友大声说:“有这样的女朋友,我死也知足了!”同一车间一个女员工走过我身边低声对我说:“帅哥,你好幸福哦!”我感觉脸在发热。我细细嚼着雪夹给我的菜,我不能拒绝雪给我的爱,又不愿同她继续发展这种关系。我实在是进退两难,不知该怎么办了。附近美亚锌厂不是在招工吗?我何不去试试,一旦进了镁亚锌厂,同雪就会很少见面,我就不会陷得那么深,雪也许就会忘记我。

四大导致癫痫的因素
贵州哪治疗癫痫好
癫持续状态如何治疗

友情链接:

鸿爪留泥网 | 电脑开机报警声 | 狐狸表情包 | 北京小提琴 | 华谊兄弟艺人 | 怎么改空间名 | 威信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