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关之琳夏日福星 >> 正文

【酒家-小说】血染哀牢映山红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谨以此文,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

——题记

【1】

古老的小镇,坐落在大山怀抱中,依山傍水,茶马古道从镇中心的青石板上穿过。每逢五天一次的街子(“街子”集市之意),十里八乡的山民前来赶集,从明清以来,热闹非凡。

这小镇,民族语叫戛洒,流经小镇脚下的江,是红河,叫戛洒江,它从朦胧的远山流淌而来,绕过小镇一周,又向远方流去。

江边的古渡口,几只破旧的木船,在摇摇晃晃中吃力的摆渡着过往的人群。

这一日,是个传统的街子天,背着山货前来赶集的人们却惊恐不已,在每条路进入小镇的入口,都有几个穿着黑色民族服装,身上挎着枪支,吊儿郎当的土匪,在大声吆喝和驱赶着人群。

“老表们,快点哦,快到江边看杀人啰。”各个路口的土匪几乎是一个腔调,推推搡搡的把人们向江边驱赶。街子上,已乱成一窝蜂,大人呼小孩,小孩找大人,连商铺上那些褪色的布帘招牌,也不知所措,随风摇摆。

江边,一块硕大的空地上,早已人头攒动。沿江畔,茂密的竹林随风轻摆,靠近江水边,几棵苍老的木棉树,飘下一片片凋零的花瓣。

木棉树下,用竹子搭起一个简易的台子。

台子两边和人群外围,凶神恶煞的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土匪。

“老表们,老表们!”一个身着黑底红花缎子衣服,头戴礼帽,身材魁梧,满面长满骚疙瘩(青春痘)的汉子,站在台上大声叫喊,两边的土匪大声吆喝,嘈嘈杂杂的人群渐渐静了下来。

“今天请大家来,是看我怎么杀共产党!”人群一片哗然,汉子说:“大家知道,哀牢山方圆几百里,都是我阿爹的地盘,世代以来,大家安居乐业,想不到共产党来了,要征粮,还要分我家的田地,日他娘,真是岂有此理!”

汉子咬牙切齿,目露凶光。

台子靠江边的一面,竖着的十多根圆木上,五花大绑双手向上,吊着十八个满身血污的大军(当地人叫解放军大军),他们破碎的军装,在血污中显出紫红色,只有鲜红的领徽,鲜艳夺目。

其中有三名面容俏丽的女兵和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子,他们嘴里塞着破布,但一个个努力扬起头颅,目光坚毅。

汉子回头指了一下被捆绑的大军,继续说:“我不杀了这些大军,你们就没有好日子过。”

人群里一片唏声。

汉子招了一下手,四个敞胸露怀的大汉手执雪亮的名族弯刀,走上台子,很多胆小的人有的背过身去,有的用手掩面,站在前面的几个孩子,吓得躲到大人身后。

屠杀,眼看就要开始。

“慢着!”一声娇斥传来,从台子侧面,脚踏马靴,踏踏声中,走上来一个身着国民党军服的年轻女人,合体的军服,把她美丽的身材勾勒得凸凹有致,一双媚眼,顾盼生辉。

“莫副司令,不忙杀。”她走到台上,把刚才喊话的汉子拉到一边说,“战死了那么多弟兄,好不容易抓到了这几个共产党,对我们还有用,待审问后再杀不迟。”

女人名叫胡笑波,是国民党保密局昆明特务组组长沈醉,派住新平的新平保防组组长上校参谋,直接受台湾的毛人凤指挥,解放大军挺进西南,陈赓将军率军捣毁蒙自机场后,特务们分散到岭南的崇山峻岭里,和土匪沆瀣一气,用尽各种手段,对抗新生的人民政权。

她来到新平已经半年多了,为了拉拢当地最大的土匪莫之,用尽各种手段,包括献出自己骚媚的身子,才换来了匪首的亲睐。

被她称为副司令的汉子,是盘踞哀牢山的大土匪莫之的侄子,叫莫安,是台湾亲自委任的“滇南反共救国军”副总司令。不知道为什么,莫之嗜血成性,杀人如麻,明娶暗抢了无数女人,就没有为他生个男孩,就过继了他大哥家的侄子莫安为子。

莫安见胡笑波阻止他杀人,满脸很不高兴,说:“胡组长,共产党都是死硬骨头,你原来不是没审过些,有谁向你招供了?杀了还可以震慑一下这些山民,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窝藏帮助大军。”

“真是鼠目寸光。”胡晓波撇了一下擦得像吃了死人肉一样的嘴唇,不屑的说,“杀了这些人容易,但我们要放长线钓大鱼。”

莫安说:“行行行,我说不过你,那就审吧,除了那三个女的,留下给弟兄们消遣,其他的审不出来就杀了,不然在这么多山民面前我还有什么面子。”

胡笑波扭动屁股,向绑吊着的大军走去。

【2】

1946年7月15日,云南大学至公堂,座无虚席。

“反动派,你看见一个倒下去,可也看得见千百个继起的!正义是杀不完的,因为真理永远存在!”

“你们杀死一个李公朴,会有千百万个李公朴站起来!你们将失去千百万的人民!你们看着我们人少,没有力量?告诉你们,我们的力量大得很,强得很!”闻一多先生身着马褂长衫,挥动坚实的手臂,炯炯的目光面对无数听众,在悼念李公朴先生大会上,慷慨陈词,作《最后的演讲》。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派企图挑起内战,多少爱国人士奔走呼号,国民党特务不断屠杀,在昆明教书的民主人士李公朴先生就这样惨死在特务的屠刀下,一石激起千层浪,李公朴先生的牺牲,激起了更多爱国的仁人志士。

著名诗人,民主爱国人士,“七子之歌”的作者闻一多先生还在慷慨演讲:“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的精神!我们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

全场掌声如雷,经久不散。礼堂的第三排,有三个豆蔻年华的少女,是昆明振华中学的学生,中间的一个留着短发,面目清秀,双眼明亮的,叫席淑媛。

“先生讲得真好!”淑媛笑容灿烂,边鼓掌,边对身边的同学说,“寿婉,若兰,你们说是吗?”

她身边的两个女孩,一名叫张寿婉,一名叫施若兰,在外人看来,她们都是要好的同学和朋友。

暗地里,三个年仅16岁的女孩,在学校地下党组织的“燎原会”中,早已是会员,而席淑媛,比其他两个女孩长两个月,因其教书的父母是开明人士,有个哥哥投诚起义后参加了解放军,在家庭的熏陶下,她于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加入了共产党,为地下组织送情报,和父母共同保护前来云南工作的地下党同志。

人群拥着闻一多先生向礼堂门口走去,突然一声清脆的枪响,拥在先生周围的学生看到,先生胸口渗出了殷红的鲜血,慢慢倒了下去。

学生一片哗然。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愤恨这污浊的《死水》,闻一多先生倒下了,步着李公朴先生之后,在特务的密谋中,用鲜血印证着真理,践行着自己“不再跨进大门”的铮铮誓言。

三个女孩和众多学生一样,顿时泪如泉涌。

1948年12月1日,昆明,震惊中外的“12.1”学生运动爆发,反蒋反内战。三个女孩和同学们以及很多爱国人士,手挽着手,高呼着口号,控诉着国民党反动派的暴行。那一刻,女孩们的青春,融入爱国激情。

刘邓首长率领的解放大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挺进大西南,不几日,原国民党云南省主席卢汉宣布起义,昆明和平解放。

节节败退的国民党第八军和第26军,在军长李弥和余程万的带领下,仓皇逃亡,隐入滇南的崇山峻岭之中,和军统潜伏下来的几百特务,与他们平时不屑一顾的土匪狼狈为奸,企图和共产党打游击战持久战,等待第三次世界大仗爆发,等待蒋介石“反攻大陆”。

为了打败国民党残军和横行霸道的土匪,阻止残军从滇南逃往东南亚的企图,陈赓将军率部入滇,追剿残敌和土匪,解放云南边疆。同时,地方武装积极动员起来,投入“征粮剿匪”的战斗中。

陈赓将军所辖师团的三团一营,是一支历经抗日战争和三大战役,久经沙场的先锋营,在营长董耀南的带领下,作为先头部队,悄悄挺进土匪残军横行的哀牢山腹地。

三个女孩子毅然而然,参加了谢同之为团长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独立第一团”(简称“边纵独立团”),和三团一营的战士们一起,告别了父母,奔赴时刻可能牺牲生命的第一线。

【3】

莫之的庄园,很独特的建在山巅。

这地方叫冬瓜林,从高高的山巅,可以俯瞰整个戛洒坝子,但上山的人,到了眼面前,也不知道在常年碧绿而高大茂密的水冬瓜树丛中,有着一座恢弘的庄园。

有水冬瓜树生长的地方,不仅仅长年从山涧里流出清清的溪水,还是当地传说的风水宝地,这“宝地”处于戛洒江西面巍峨的大山上。

庄园身后的山形,恰如一尊打坐的观音,庄园大殿,就坐落在观音的打坐的手掌上,占地300多亩的庄园,亭台楼阁层层递进,小桥流水秀色如江南,其建筑全部用青石板建成。

周围,明碉暗堡,处处充满杀机,有几条地下山洞通往观音身后的山间小路。

大门飞檐高耸,玉石刻成的门楣正中,硕大的浮雕着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陇西世族”。传说莫家是明朝中叶从陕西充军来的贵族。但当地人都知道,是靠抢夺茶马古道上过往的马帮而发的财。

两边的门柱,像明清时候富贵人家祖坟上的大墓,浮雕着八仙过海,松鹤献寿等传说故事。

大门两边刀劈斧削的对联书:“积金积玉不如积德,问富问贵还须问心”。历来土匪恶霸都以善人自居。莫之也如此,遵循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古训,小恩小惠施以周围山民。

庄园房屋无数,层层递进,曲栏幽阁,外人进入就像迷宫八卦阵,很难走出来。

此时,莫之躺在卧榻上,很惬意的抽着大烟(鸦片),身边两个俏丽的小丫头,小心翼翼的在为他捶腿上烟。

“老爷老爷!”尖嘴猴腮的管家莫忠忙颠颠边叫边忙进来。

莫之吐出一口浓烟,不高兴的说:“你娘死了呀,慌慌张张的什么鸡巴事情。”

“是这样的,老爷。”莫忠点头哈腰的说,“前几天胡笑波组长说的那个国民党的大官来了,听说给你带来了好消息。”

“这些人有什么鸡巴本事,几百万军队让共产党打得七零八落,还不是跑到我们山里来,要不是看在他们给我的好处,老子才懒得理那些笨逼。”莫之总归是山里的民族,平时养成的满嘴脏话。

他放下烟枪,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挥手叫小丫头下去,打着哈欠问:“来到那里了?”

莫忠说:“观察哨的弟兄传来话,说到山脚了。”

原来,胡笑波率10多人的特务组到达新平,目的就是手中有3000多人枪,横霸一方的大土匪莫之,经莫之在昆明的亲信和其取得联系后,为有了这股实力强厚的土匪而高兴不已,当即发电报给在昆明的沈醉,通过毛人凤,给莫之空投来了大量先进的枪支弹药。

卢汉起义后,莫之表现出了犹豫不决,特别是陈赓将军率部攻克蒙自机场,断绝了残军逃亡台湾的后路,胡笑波慌了,赶紧电告沈醉,把原住伪满洲大使大汉奸莫焕章紧急从台湾遣送来云南,协助莫之打游击战,同时,报告台湾的上司,为了稳定土匪,给莫之封官许愿。

胡笑波在给沈醉的电文中说:“日前党国正处于生死存亡之际,应广纳贤士,收编名团,利用滇南的丛林山川,和共产党打持久仗,以图党国反攻大陆,奈何缺乏参谋,闻莫焕章智谋过人,且与莫之同姓,便于开展工作,祈望组长应允,并酌情封莫之官衔。”

到响午时分,莫焕章率十多个随从,和胡笑波一起,在莫之住山下古镇的中队长阿三带领下,来到神秘的庄园。

“恭喜莫司令,贺喜莫司令!”莫焕章前脚刚踏进庄园,看到大堂上坐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身着黑底红色铜钱花缎子马褂的人,就猜到了那是大名鼎鼎的莫之,就不断的拱着双手说。

莫之挪了挪屁股下垫着的老虎皮,并未起身回话,而是用深邃的双眼,打量着这个从台湾来帮助自己,连声呼唤“司令”的大官。只见其身穿一套笔挺的中山装,路途遥遥骑马颠簸并没有染上灰尘,足见在小镇上已经打尖梳理过,左边上衣袋上插着一支钢笔,钢笔上方,一枚崭新的国民党党徽特别耀眼。摘下头上戴着的黑色礼帽,寥寥不多的几根头发梳得毛光水滑,双眼尽是笑意。

“哟,司令,这就是我向你说过的,从台湾专程来协助我们清剿共产党的莫焕章特派员,贵客到来,您就不请杯香茶?”胡笑波见莫之态度冷漠,骚媚的说。

莫之不理胡笑波,冷冷的说:“坐吧!”

大堂两边,摆列着两排雕花的古椅子,国民党的人坐左边,莫之的人坐右边。

丫头端上茶来,看着莫焕章绅士的品茶动作,加之同姓,莫之对此人有了些好感,问:“特派员有什么喜事带给老夫?”

【4】

董耀南率部一行,在当地地方武装的安排下,按照部队首长的指示,夜行晓宿,星夜直奔戛洒江东一个叫蒿枝地的民族大寨子。

蒿枝地,是我当地武装“边纵独立团”所在地。

从蒙自途径石屏、建水,从杨武进入新平地界,在地方武装的帮助下,一路顺利。

这一日,在已经解放了的杨武镇上,那条通往西双版纳的古道边,用云南松碧绿的松树叶,搭起了舞台,老百姓载歌载舞,欢迎大军到来。

随大军一起来的席淑媛等三个女孩子,被分派到部队政工团,小孩子的天性还挂在她们脸上,此时,笑容满面,和当地彝族群众载歌载舞,一起狂欢。董营长和镇上的干部以及地方元老,喝着当地自制的“小锅酒”,看部队战士和群众跳舞。

辽宁重点专科癫痫病医院
小儿癫痫如何治疗
甘肃癫痫病诊疗中心

友情链接:

鸿爪留泥网 | 电脑开机报警声 | 狐狸表情包 | 北京小提琴 | 华谊兄弟艺人 | 怎么改空间名 | 威信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