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手指甲中间发白 >> 正文

【暗香·人生百态】回家(微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清晨,一缕阳光飘洒下来,穿过稀疏的树叶,点亮了整个村庄。

南沟村,一个只有二百多人的小村子,在晨光中显得异常寂静,从村庄的意象中读出几分沧桑。

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地声音,零零星星的几家大门吱的一声开了,老太太老爷爷们慢腾腾地走了出来,睡眼朦胧地在孤寂的街道上溜达起来。

星移斗转,时过境迁。南沟村已难以寻回往日的喧闹,不再有曾经的飞歌。年轻人进城了,就仅有的几十个小孩子,也陆陆续续地进城上学去了。

静默的村庄,不时的有几条狗从老人们身边跑过,才觉得村庄还有点活泛的气息。

日头升起来了,老人们天天围在一起,说东道西,从儿时的回忆到家长里短,时间长了,也厌了。

突然,张家的儿子张强的车停在街道,老人们伸长脖子观望着,笑呵呵地围了过去。还没到跟前,张强从家里出来了,和老人们打了声招呼,嗖地一声,车开走了。

李大爷望着远去的汽车,心想让自己的儿子回来一趟吧,便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二狗,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了,你妈想孙子了,把娃娃带回来我们看看。”

“爸,忙啊!改天吧!”

传来“嘟”的一声,对方挂了。

赵老伯说:“我给赵丽打吧,我女儿肯定能回来。”说完就拨了过去。

“爸,有事吗?”

“没事,就是……”

“爸,没事打啥电话啊!我在开会,好啦,我挂啦。”赵老伯的话没完,电话也挂啦。

儿女们忙啊!老人们摇着头叹息道。又坐下来,围在一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陷入沉默。

这时,街道上开来了一辆中三轮,是买衣服的,老人们便围了过去,你一件,他一件,挑了起来。

你一句太贵了,他一句少一点。不停地说道着,也不停地、乐呵呵地和买衣服的小伙子遛着嘴,卖衣服的小伙子不停地忙前忙后解释着。

“大伯大婶们,现在啥都不好做,我只赚个辛苦钱,你们都是长辈,我会问你们多要吗?”

王大爷说:“小伙子,再便宜点。”

小伙子说:“大伯,再不敢少了,再少我就亏本啦!”

老人们都说:“哪会啦?”

一件件又翻了起来。老人们不紧不慢,也不忘和小伙子不停的砍价,热闹地气氛搅活了村庄的生气。

时间在老人们欢快地砍价声中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可小伙子的衣服没有售出一件。

最后,小伙子收起摊子离开了。老人们看着远去的中三轮,若有所失。

村庄又被一种孤寂的氛围所笼罩。

村子里每天有不同的商贩过往,每次都是老人们高高兴兴地围着摊子,说着笑着,互相调侃着,但最后还是没有人买东西。

慢慢地,商贩们也很少来了。

老人们坐在门口,瞅着悠闲地窜来窜去的狗,目光呆滞,但只要有年轻人和孩子路过,他们的眼睛就会立马发光,这是谁家的小子?那是谁家的闺女?可人家都是在村子的街道瞬间消失,老人们才意识到那些都是路人。

今天,赵大爷的儿子赵虎回来了,他一下车,老人们又围到赵大爷家门口。

“虎娃子,回来看你爹来了?”

“大伯大爷们,我回来接我爹进城去住。”

老人们一听,高兴劲一下子没有了。

赵大伯一听,吼道:“我不去!”

“爸,为啥啊?”赵虎问道。

“不习惯!”

“爸,城里条件好,你要啥有啥,闲了逛逛超市,热闹。”

“我住不惯,前几回去了,你们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寻思你们闲了,一家人可以乐呵乐呵,可逆和你媳妇到外面搞什么聚会,我孙子也要去上啥辅导班,我呆不住!”

“爸,你在家我们不放心。”

“有啥不放心的?有你张叔,李叔,还有你王伯刘爷他们,和他们在一起,好着哩!”

赵虎看说不动自己的父亲,开车走了。

村庄,少了追逐嬉闹的童音,缺了跳跳唱唱的欢愉,村庄老了!

村庄病了,老人们突然都病了,病在了这个周末。

老人们病了,儿女们回来了,儿女们带着自己的孩子回来了。

南沟村又活泛了,家家的炊烟冒起,有了人做菜添柴,村庄上就有了烟丝雾黛。

儿女们围在老人们身边,问着生病的原因,提起进城的理由,再加上孙子孙女们的鼓捣,但老人们就是不同意进城。吵闹中,老人们的脸上布满喜色,身板很快好了起来。

好起来的老人们,拉着孙子拉着孙女,不约而同地走进村子唯一的超市,互相打着招呼,都笑呵呵的给孩子们买着不同的好吃的东西。

一天就这样很快的过去了。

星期天早上,儿女们吃过早饭,准备带着孩子返程时,传来了王大爷病重的消息,大伙便涌到王家。

一阵问候之后,老人们说,孩子们,你们今而个就不要走了。我们怕你王爷爷有啥闪失,我们这些糟老头子没有办法。

大家听了,没有理由不答应,各自回家。

晚上,王大爷的儿子王风怎么也睡不着觉,思来想去,父亲年纪大了,现在又出现腿软胸闷的迹象,明天必须劝说父母进城,好有照应。

想着想着,觉得口渴,便下床到外屋倒水,路过父母的房间时,看到灯还亮着,里面传来了轻轻地说话声。

王风仔细一听,便听到父亲说:“风他妈,你觉得我们这办法怎么样?孩子们在村子多呆了一天。”

“好是好,就是孩子们明天照样要离开的。”

“这不急,下周轮到他赵大伯病重,孩子们到时还能回来,还能呆两天的。”

“但愿如此!就怕你们的注意让人揭穿了?”

王风听了,心中的那块柔软被电击了一下。

从那以后,每到周末,南沟村的老人们就会生病,但南沟村的炊烟袅袅再不会消失。

老人病了,可村庄活了。

不知道老人的病会延续到何时,这也许是个南沟村的迷。

有羊羔疯要怎么调养
郑州医治癫痫哪家医院办法好
颠痫病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鸿爪留泥网 | 电脑开机报警声 | 狐狸表情包 | 北京小提琴 | 华谊兄弟艺人 | 怎么改空间名 | 威信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