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先科煤气灶 >> 正文

【江南】致青春(小说)_4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要说学校元旦晚会最大的一个好处,不是可以放假,不是可以欣赏歌舞等节目,而是成就了一位校园王子。

我还记得那天修涯独坐在舞台中央的高脚凳上,抱着吉他,自弹自唱了一首《白色恋人》,一脸的倔强冷毅,嘴角牵出一丝若有若无的邪魅笑意,眼神一往情深,纯真执着中又透着明晰的无奈,嗓音更是直追原唱。

我瞧在眼里,其实很想冲上去,照着他胸口来一拳:“丫还挺会装纯情!”

真实的情况却是:我坐在后排,安静地听完,然后使劲鼓掌,拍得手心微微发疼。

修涯是我读这所高中之后认识的哥们,开学那天自我介绍,他说:“我叫修涯,不修边幅的修,足下天涯的涯。”本来正嫌弃这老套的开学模式,瞬间被他吸引。这小伙子不错,有前途,甚合老夫脾气。后来证明,老夫看人的眼光实非一般。

却说那次元旦节之后,不仅学校的音乐课都被《白色恋人》一曲霸占,更是掀起了一股游鸿明热。

这些自然与我无关,自那之后,各种颜色的信纸载着各种字体以各种方式向我们亲爱的修涯同学纷至沓来,随着情书一起的还有礼物。巧克力自然少不了,偶尔还有杯子一类的礼物,据说是因为杯子等于一辈子。这些基本被我们哥几个享用,修涯向来对此不屑一顾。

而那些情书也被我们争相传阅,成为打发无聊课程的一大乐事。可怜了姑娘们的一颗少女心,修涯对此一字未看,用他的话说太俗,入不得他的法眼。这话让我想抽他,我倒是不嫌弃情书俗想收来着,可惜身边有个校园音乐王子,愣是成了非常生动的绿叶。

修涯本身其实是有说这话的才气的,只是元旦节一曲成名,掩盖了其它的闪光点。真实的修涯不仅写得一手漂亮的字,更写得一手漂亮的文章。曾有一篇关于高中生活的文章被刊登在纸媒,其观点之大胆,言辞之犀利,让我这个从不自诩为好学生的孩子,不禁心生汗颜。而这直接导致全班听了两节政治课,还不带课休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不知分寸的家伙玩到忘乎所以,将某女的情书当众朗读,声情并茂,言辞灼灼,情意切切,差点就令我拜服。喧闹的教室谁也没听见有人将手中的笔“啪”一声拍在稿纸上,只看见聂维丹朝我们走了过来,本来还被哄抢的情书,瞬间被大家互相“礼让”,当真有些君子姿态,小人行径的感觉,实在羞愧难当,还夹杂着一些隐忧。要是这聂霸王将这事告诉老太,少不得又得上政治课。

老太是我们对班主任的“昵称”,她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一个字形容:凶;两个字形容:很凶;三个字形容:特别凶!而聂维丹之所以叫聂霸王,不仅是因为她是一班之长,还因为她是学霸,全校内首屈一指的学霸。

聂霸王向我们摊开手掌,声音不大却很严厉:“拿来!”我们便以离聂霸王最远的距离,踮着脚将情书递了过去。

接过情书后,聂霸王转身便去了修涯课桌边,那家伙带着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不羁,闲散的坐在课桌前,勾起一边唇角,怎么看都是一副欠揍的形容。

聂霸王好看的手指拈着那张浅粉色的信笺,摔在修涯的眼前,一同摔下的还有一句话:“践踏别人,你是不是觉得特有成就感?幼稚!”

为这事涯子真真假假的还生了一会气,当然被完全无视了。我们关心的是,那封信是不是出自聂霸王之手。而涯子的答案顾左右而言他,他说他和聂维丹是同学,从小学一直至高中。

哦,原来是两小无猜。从此,聂维丹又多了一个昵称——嫂子。聂维丹算不得第一眼美女,而那学霸特有的自信与光芒,让她越看越美,也跻身于校花榜上。

后来涯子被我们追问得烦了,回了一句:“你们觉得像聂维丹这种连那复杂的几何证明题都有好几种解题方法的女生会做出写情书这种幼稚又无聊的事情吗?”好嘛,这么长一句话都不带停顿的,直接打击到我情窦初开的幼小心灵,一直到毕业也没将写好的情书送出去。

时光绵绵,一转眼已到了高二。都说少年不识愁滋味,当真如此,那青涩的暗恋也随着情书不翼而飞,代替的是高二的热闹。

如果说我这种怕极了老太的数学课的人留在这个理科班让人意外的话,那么让人更加吃惊的是另一个人,学校的才子——周宇。

周宇身板瘦弱,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生得一副白净的面容,就连手指也是修长白皙的,蓝白相间的校服从来都是干净整洁,未见一丝褶皱。

周宇的才气不同于修涯,用老师的话说修涯剑走偏锋,虽是有才,却难以让人认同,如果修涯继续走下去,前路必定荆棘密布,甚是艰难;而周宇却是大家眼里的三好学生,才气也被全校师生认同,行文如流水,挥笔成文章。

周宇因着颇有才气的缘故,身边围绕这不少女同学,而他手写的小说底稿也被她们争相传阅,更有甚者读完涕泪横流。当真让人费解。

周宇的小说偶然一次我也读过,故事绵软无力,语言更是如此,诸于:请你留下来,或者,带我一起走。如果我不能为你做些什么,请让我留在你身边,分担你的一切。又或者:为何不肯对自己好点?又为何不肯对我好点?你为什么要折磨这份感情呢?

虽说不是很喜欢他的小说,但彼此也相安无事,各自潜心学习。自升入高二之后,课业比之高一更显繁重,而我们当中,修涯似是转了性子,用我们的话说是拼了老命的学习。

大约是修涯过于玩世不恭,始终不得老太的喜欢。最严重的一次是班级一次测验,修涯得了班里最高分。在发试卷的时候,老太狐疑的看看试卷,看看修涯,没有肯定和鼓励,甚至给修涯定了一个抄袭的罪名。

修涯当即在课堂上与老太据理力争:我是最高分,从哪里抄?抄谁的能抄到最高分?换来的结果是下课后去老太的办公室。

后来我听说修涯和嫂子确实“暗度陈仓”,也是因为嫂子成绩好,修涯不愿意高考时让嫂子故意考差,迁就他去同一所大学,所以才那么拼命的去学向来讨厌的数学。可是也不知为何,却不被老太认可。

那天在老太的办公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修涯没有说。只知道那天涯子的父亲匆匆赶了过来,涯子被带回家,第二天才返回学校。

回来后的修涯缄默了一整天。那天下了晚自习之后,涯子拦住准备回宿舍的聂维丹,两人也未说话,整得像是某言情电视剧里的某个镜头一样,默默盯着对方看。末了,聂维丹只说了四个字:“我相信你。”

不愧是嫂子,任凭我们哥几个磨破了嘴皮子,涯子仍旧沉着脸,嫂子简简单单的一句我相信你,涯子便满血复活。

不过自那之后,数学之于涯子可谓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也因此数学成绩如同遭遇了滑铁卢,老太也未因此再次提起那次测验的事,用以证明自己的聪明决断。

涯子如同一匹黑马,一跃窜到班级前几,然后又如同潮水一般,悄无声息的退了下来。然后我们就又发现了周宇与修涯的一个不同点:周宇同学的成绩一直稳稳进步,甚得老太的重视。

就是这样的一位好学生,却来主动向修涯示好,当然,这是发生在涯子被老太误会抄袭之后,成绩下滑之前的事。

周宇说:“我尊重强者,更愿意和有才气的人成为朋友,修涯,我佩服你,想和你交个朋友。”

原本准备看好戏的我们,只看见涯子轻挑眉锋,挂着一惯的坏坏笑容,说:“佩服我?我听说你文笔不错,让我见识见识,再决定是否交了你这个朋友。”

原本我一直以为这只是玩笑话,不想几天之后,周宇却来找涯子,手握三页A4纸,正反两面都写得满满的。涯子垂着眼睑,看都不看一眼,说了一句让人很难以理解的话,应该说很意外的话,他说:“让你费心了,但是我和你男女有别,是没有可能的。”说完,就和我勾肩搭背的走了,留下周宇一人独立风中。

要不怎么说涯子是我看中的家伙,我实在无法想象涯子和周宇秉烛夜谈的情境。有次将想象中的样子描述给涯子听,好一番浓情蜜意,结果是换回了涯子的拳头。

从此,周宇的称号——宇神(谐音女神)便在校园里流传开来。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人颠颠的追问为何是宇神,我们便统一口径称是因为宁宇在学校就像一个传奇,功课好,文笔好,不就是神么。然后就听着别人一声声的叫着周宇“女神”,周宇咬牙切齿的应一句“什么事”,我们都很有默契的笑而不语。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只是不知是哪面墙漏了风。校报的那丫头竟然知道了“女神”这个秘密,并且约见了周宇,准备对此加以报导。据说,当校记者问到周宇:为何音乐王子修涯叫他女神时,周宇丢下一句:我不认识他,当即转身离去。

我当真极佩服那个任命那丫头为校报记者的人物,忒有眼光。周一校报发下来,校园说一说那一版的标题赫然写着:校园才子周宇女神否认与音乐才子相识。正文内容让人浮想联翩,却偏偏一句未曾表明,朦朦胧胧更是勾起各种话题,果然不愧为无冕之王。

热议的狂潮很快散去,执着的怕是只有当事人。周宇本就安静,如今这一闹更加沉默,终日里以文为友,习题作伴。他那孤单瘦弱的肩背,从后面看过去,委实让人觉得修涯过了些。

而修涯依旧不咸不淡的挥霍着高中时光,与数学与老太的关系每况愈下。我记得某天晚自习之后,老太坐在涯子旁边,大约是准备和他说些什么。涯子却抢先开口:“老师,您有事找我吗?没有的话,我先回宿舍有点事。”说完绕开老太,出了教室。

修涯和老太的关系自此断得彻底,两人都将对方视为空气,眼中再无彼此。而让她们再次产生交集已是高三。

那次事情的详细经过我一无所知,我只知道结果:涯子因恶意打架斗殴,被学校记了大过。涯子的坦白并未获得从宽处理,我猜定是涯子那一副玩味姿态的缘故,老师看在眼里多半是成了挑衅。

后来事情的发展完全让我感到困惑,涯子竟辍学!我一直以为涯子就算和老太关系再差,就算再胡闹,只要嫂子还在,他必定不会离开。而然,事实证明我错了。

涯子离校的时候,我逃课去送他,没想到女神周宇居然随我一起。在路上周宇告诉我那天真实的情况。

那天周宇无意惹到学校的同学,推推搡搡间就被涯子撞见,涯子确实和那几人干起来了。然后教导主任闻讯赶来,涯子担了全责,护全了周宇。

我,涯子还有周宇,一人拎着几罐啤酒,在河边草地上坐了下来。周宇一个劲的抱歉,甚至眼底浸满了泪水。再有几个月就高考了,这时候辍学不仅让人觉得惋惜,更重要的是,涯子离开学校之后该何去何从。

涯子潇洒的挥挥手,说:“那天都和你说了,我和你男女有别,男子汉能不站在前面么!”

“滚,老子不认识你!”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周宇爆粗口,我猜女神一词绝对是周宇的逆鳞。

其实吼完这一句周宇同学就哭了,真像个娘们,惹得我也想哭。很久以前和涯子瞎扯的时候,就无数次的想象该死的高考结束后,要怎样怎样庆祝。其中就有一件我们正在做的,喝酒!

涯子仰头,我就看见他的喉结上下一动一动的,突然就有种难以言表的英雄情结。那一刻,我其实是想和涯子一起辍学远走他乡。颇有些壮士一去的味道。

我有些记不清那天究竟说的了些什么,只记得问了涯子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以后怎么办?第二个问题:你和嫂子怎么办?

问第一个问题的时候,周宇又开始了他无休止的抱歉。涯子爽朗的笑了几声,说:“别总是抱歉,会变成习惯。”

周宇立马低头再一次的抱歉。

涯子微微摇了摇头,嘴角的淡淡笑意泄露了他的包容,他说:“我已经有了我自己的打算,高考是必经之路,却未必是我的唯一路径。女神,你为了学业,消得如此憔悴,就该继续下去。至于这些不好的事情,我背负着就行,也不差这一件。你也不用为此抱歉,每个人都有各自要走的路,我的路已经分明,而你,安分的当好学校里的好学生,下次可不一定有这么幸运了。”

涯子的话让我听着觉得伤感,他拍拍我的肩膀,像个大人一般,让我按照原本的想法,学习,然后参加高考,再上大学。按照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千军万马勇闯高考这座独木桥,也许只考上了一所普通的大学,然后领着一般的薪水,娶一个不美也不丑的女人,再然后就如同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一样过完这一辈子。我突然就很不确定,这样真的好吗?

关于嫂子,修涯没有多说,只说了一句他们不会散。我相信,涯子的话我一直深信不疑。

我知道这只是人生中一次普通的离别,可是却像是经历生离死别一样难受,涯子突然的离开,我忽然就乱了。

那天,天空云卷云舒,从青天白日一直到黄昏日暮,我们没有说很多话,似乎很多事情本就不用说。少年的肩还是花季的肩,担得动花,载不动雨。早春的弱柳会不会因过早的炫耀人间而夭折?我希望,涯子是一个英雄,而现在正是一个惊世英雄的破壳。

涯子就这样突然淡出了我的视线,他就像是丢进湖里的一颗石子,溅起了层层涟漪,最后湖面归于平静。我和女神,和嫂子,和很多人一如既往的学习,烦躁,然后继续学习……

后来我上了一所普通的大学,和大家天南海北的分开了。涯子后来签约在一家知名的杂志社,据说那家杂志社的主编很欣赏他,至于他和嫂子最后果真没有散。还有女神,身板还是一样的瘦弱,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挑起他们公司的大梁的。而我,和大多数人一样。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要冷一些,屋外白雪纷飞,正想着如能红炉温酒,与三两好友一起小酌几杯,也是件好不畅快的事。还没来得及摸到手机,涯子的电话便打来了,这样的时节去吃个火锅倒也不辜负这皑皑白雪。

我掀开门帘,带着一身的风雪,涯子已经等在里间,周宇还未到。这家店用的是炭火锅子,膛大火旺,外面西北风呼啸,内里肉香菜香扑鼻,何其快哉!

期间,我给周宇打了一个电话,我说:“周宇,请问修涯说他和你男女有别,你怎么看?”不用我开扩音,“女神”的嗓音直接冲破电话传了出来:“我不认识他!”涯子在旁边朗声笑着,趁我愣神的间隙,抢走了我烫好的肉片,一切一如当年。

专治癫痫的医院都有哪些
哪里能治疗癫痫病
治疗癫痫病有哪些方法手段

友情链接:

鸿爪留泥网 | 电脑开机报警声 | 狐狸表情包 | 北京小提琴 | 华谊兄弟艺人 | 怎么改空间名 | 威信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