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中星九号最新参数 >> 正文

【酒家-小说】花开的时候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不会那么巧,我在找一个人,而那个人也正好在找我。但我仍想抱着这样的希望生活,纵使我真的有可能找不到我要找的人。

——题记

1.站在后院独白

这个冬天一直散发出枯寂的冷,像一个无心再爱的女人冷眼看着身旁的一切。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只有我可以这样坐在电脑前写日记,借以打发自己发泄不完的情绪。

琳琳正在化妆,我想大概如此,因为她的约会时间总是像生理期一样准时。每个周六她总会早早起床化妆,然后再挑一件最漂亮的衣服穿出门见她男友。而周一到周五的下午,她总能不定期地从公司带回包裹,任何时候,上街和网购都是她最喜欢做的事情。

“喂,茗茗,你又在上网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聊每天都做相同的事情?”

不用回头我都知道能这样对我说话的是谁。她叫小伊,是我们几个人中最先搬到这间屋子的已婚少妇,而她喊的那个名字则属于我。

我是徐茗,某大学二年级学生。

顺便说一下,这是间三室两厅的房子,一共住着6个人,我一个人一间房,琳琳也有一间房,小伊虽然已婚,但是目前也跟单身一样一个人住在这里。另外还有两个女生住在饭厅里,当然那个饭厅已经不是饭厅了,它已经被充分利用变成了比我的房间还大的双人房。最后来的女生比较可怜,暂时还睡在客厅的沙发上,我们目前正在想办法给她弄一个帘子和一张床。

“喂,我在跟你说话,你能不能回头看我一眼。”小伊又喊了一句。

“有事吗?”写完这句话之后我真的回头看了她一眼。

“陪我出去!”

因为小伊说得一脸认真,所以很无奈,我只能关了电脑和她一起出门。

2.单身的已婚女人

《DairyQueen》的冰淇淋还是那么好吃,即便在这样无聊的冬天也能吃出夏天的感觉。但是说实话,我有些受不了小伊,因为她选择来这里似乎是想回忆她和初恋男友的某个甜蜜时光。看见一个少妇摆出比我还纯情的模样,说实话让我觉得有点恶心。不,应该只是嫉妒,谁让我被人甩了。这种没出息的事情,在那间屋子里也只有我能干出来。

其实事情的经过也很简单,就是他看上了别人然后就把我踢出了局。而原本我们是在外同居的,所以被抛弃之后我就找到了这间“集体同居房”。想起来我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可怜的,因为是学期中,所以我没办法搬进学校宿舍,最后迫于无奈,我只能沦落到跟一群年龄比我大的“疯子”在一起。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说一下“那两个人”,也就是我前面说到的住在饭厅里的两个人。其实小伊跟我说的时候我是不相信的,比如她们几个人从来不喊那两个人的名字,而是喊她们“那两个人”,而那两个人也真的很喜欢我们这么叫。另外一个大家共享的秘密是“那两个人”是同性恋。有关她们两个人的事情我想晚一点再说,还是先说说小伊吧。

小伊其实就是我们的房东,也就是这间婚房的主人。虽然经过我们的大改造,这间房子已经完全没有婚房的样子,但是小伊还是喜欢说我们住在婚房里。

每个进入这间婚房的人都是签过协议的,虽然都不需要付房租,但却有几条必须遵守的规定。关于那个变态的规定,我也想一一列出来。

婚房规定如下:

1.男人以及任何雄性动物都不许进入屋内,违者需缴纳罚款,金额看小伊的心情。

2.接纳同性恋,男同性恋请参看第一条。

3.房客需满足小伊的要求,必要时随叫随到,违反者请参看第一条后面一句话。

4.不能比小伊漂亮,不能比小伊身材好,不歧视同性恋,最好已经被男人抛弃。

5.必须有良好的厨艺,擅长各种家务,会茶道和插花的美女可以无视家务劳动。

6.至少谈过一次恋爱,并且要跟小伊说明曾经的恋爱细节。

看到这里,我想对于我说的“疯子”的第一形态已经明确了。我不得不承认能写出这样的规章制度的小伊是个人才,连带的,我觉得能在上面高高兴兴地签字画押的其她人也都是奇葩。至于我,纯粹是因为签字之后就不用缴纳房租才同意的,并且,刚刚被男人抛弃也是我无法改变的事实。就这样,我成了“疯子”集体中的一员,并且得到了一个儿童房作为据点。

小伊对我们来说比“那两个人”还神秘,她除了告诉我们她老公去国外出差以外就没有跟我们透露任何个人隐私,而作为这间屋子的免费房客,我们自然也无法向她打听更多。除此之外,我了解到的是小伊的工作变动很大,至少在我来的这段时间里她已经换了三份工作。我也曾问过她为什么换工作,但她只是笑笑什么都不说,于是有关小伊的一切对我们来说变成了最大的秘密。

3.热恋中的泡沫剧

当我难得的周六被小伊霸占之后,我的周日又被迫献给了琳琳。如果答应小伊的原因是因为那份入住协议,那么我能答应琳琳,大概是因为当时的她摆出一副快哭的脸。

我最怕的事儿就是女孩子哭,虽然我自己也是女的,但我似乎从不在别人面前哭,所以也从来没有人安慰过我。由此延伸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一个在哭的女孩子。

其实琳琳一直是我们几个人中最开朗的一个。她生得娇小可爱,又有一个有钱的男朋友不是给她买衣服就是买首饰,让我们每天嫉妒得死去活来。据琳琳透露,当初那个男生追她的时候把她的淘宝购物车中的所有东西都买来送给了她。每次说到那个时候,她的心情就会无限愉悦。

我想很多喜欢网购的女孩子都会有这种经验,很多自己喜欢但当时又觉得贵的东西就会放进购物车,然后等到店铺活动折扣的时候就会一口气都买下来。可想而知,当琳琳收到那些包裹的时候会是多么开心。

但是,这样的琳琳也会含泪求我陪她出门,我着实有些弄不懂。

再一次来到了《DairyQueen》,我觉得服务员对于我的出现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只要她们不认为我是同性恋,那么来多少次《DairyQueen》都没关系。

仍是挑了角落的位置坐着,抬眼看看四周,大都是些甜蜜蜜的情侣,多少让人觉得恶心。也许是因为我失恋了,所以每次在我嫉妒别人甜蜜的时候都会觉得别人恶心。

“真恶心!”琳琳望了一眼不远处共用一根勺子吃一杯冰淇淋的情侣恶狠狠地说。

“其实我觉得你平时也会这么干。”我说得很恶毒。

“我们从来都是点两份或者更多。”琳琳拿眼角的余光瞟了我一眼如是说。

“你似乎没有否认你们共用一根勺的事实。”

她又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生气地说:“现在的大学生一点都不可爱。”

我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女孩子就算生气也是可爱的,在旁人看来,她的模样倒像是撒娇。

“说吧,找我出来什么事!”我心不在焉地吃着免费冰淇淋,想着该怎么摆脱目前的困境。

“没事!”琳琳犹豫了一下含糊地回答。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喂,陪我坐一会儿,说说话就好。”琳琳一下子拉住了我的衣袖,又露出那种可怜的表情。

“我没话说怎么办?”

“你听我说,好不好!”

“好。”在这一刻我真的觉得我像个男人。

“茗茗,你男朋友劈腿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如果他回来找你,要求同你复合,你会答应吗?”琳琳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不会。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不可能回来找我的。我没身材,没女人味,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这些话是你们分手的时候他对你说的吧!如果他当时跟你说他很喜欢你,希望你原谅他,他会说你很多很多的优点,他会永远永远无视你的那些缺点,那样的话你会原谅他么?”琳琳说得一脸认真,就好像我前男友在她面前真的是这么说的一样。

片刻的静默之后,我仍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也许…大概是会相信并且原谅他的吧!恋爱中的时候,就算被人当做傻子,我似乎也从来没有介意过。

“其实我没别的意思,你别难过。你知道吗,其实早在几个月前我就知道他在外面还有一个女朋友,但是因为他对我还是像以前一样好,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要问他,我害怕他做选择,更害怕他选择的不是我……”琳琳说完这些话竟然笑了,明明心里很难过,但她还是对着我笑了。

“你和你男朋友不是一直有固定约会吗?而且每次回来都玩得很开心的样子。”

“是啊……很开心,只要能见面能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

望着此刻的琳琳,我才真的意识到她已经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她那已经劈腿的男友。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不管我是劝她放手还是不放手对她来说都是伤害。也就是在那么一瞬间,我突然有些感谢那个抛弃我的男人,感谢他的绝情。

“喂,什么时候做好了决定告诉我,我陪你一起吃饭一起玩。但是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进步到“那两个人”一样,懂了吧!”

“嗯。”琳琳听完我的话不由得笑了。

“呐,茗茗,有你在真好!”琳琳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而后低头吃她的冰淇淋。

回来之后我一直在想,这句“真好”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很像男人,失恋的时候可以把我当做男友替代品还是什么?

女生似乎比男生更难懂!我想。

4.神秘的客厅and那两个人

婚房的客厅里原本是有两套白色沙发的,自打小吴来了之后,其中一套沙发就变成了小吴的床。之所以喊她小吴是因为我们目前都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其实她曾对小伊说过自己的名字,但是小伊忘记了,而她在协议上的签名过于漂亮,以致于我们大家都不认识,所以我们只好喊她小吴。

小吴是最后一个来到这间婚房的,据小伊提供的信息,小吴已经快35岁了,单身。她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因为买了新房所以才从公司的公寓里搬了出来,但是新房的钥匙又迟迟没有交到她手上。按小伊的话来说,小吴是因为欣赏那份协议所以才兴奋地跑来这里找小伊,最后小伊被她的诚意感动了,于是她就成为了我们中的一员。

在我的记忆里,不管我多早起床,小吴都已经起床去了公司。而晚上,经常在我睡觉之后她还不曾回家。她的作息时间常常令我无法理解,所以我们并没有过多地交流。

曾经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外面转悠的时候遇见了她,那时的她穿着职业装坐在轿车里从我面前经过。当然,她也看见了大马路上的我,于是在那个瞬间她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冲我笑了笑,又朝我招了招手。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忽然觉得她是个很好的人,很希望有人早点把她娶回家。

而我的“很好”大约跟琳琳说的“真好”是一个意思吧。

那天回去的时候,我便在路上遇见了“那两个人”。

因为我高中的时候就读的是女子学校,学校里本身就有很多同性恋,所以对于“那两个人”的事我还能比较坦然地接受。不过,因为我身边没有这样的朋友,所以我对她们的存在也有点好奇。

跟她们一起往婚房走的时候,我大约知道了有关她们俩的事情。也许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内心便承认了“同性恋”这种关系的存在,只是在很久的后来,她们仍旧离开了这里,离开了我们。

自“那两个人”来到我们这个集体之后就一直对我们很好。她们说我们是唯一认同她们的人,所以任何时候,只要我们愿意,她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我们。

听到她们那么说的时候,我忽然记起小伊曾说过:“人往往会排斥自己理解不了的东西,如果可能,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去破坏,并宣称那是在维护秩序和平衡。所以纵使全世界已经有很多国家在很多年前就承认了同性婚姻,但在这里她们依旧得不到大家的原谅。”

“那两个人”在和我一起回婚房的路上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知道吗,当我们开心地告诉身边最好的朋友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们说我们有病,不正常,恶心……”

“后来她们喜欢在我们背后小声说那两个人是同性恋,不要跟她们走得太近……”

“她们喜欢叫我们那两个人,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我们的名字……”

“但是现在我们很喜欢你们这么喊,因为你们认同我们,而那种称呼似乎也不像以前那么讨厌……”

我一直记得那天的她们说了很多话,感激的,欣喜的。我第一次发现认同一个人的存在是这么开心的事情,纵使她们有再多的不同,她们也仍旧属于我们这个集体。

只是,我依旧不知道,真正的信任是什么东西。

5.与遇见无关的遇见

因为大家的关系,我忽然想认识更多的人,我想知道我所不了解的东西,想知道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

在最初的那段时间,我一直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回避所有人。我不与曾经的同学和朋友联系,害怕他们觉得我烦。身边的关系,我处理得越来越小心。我害怕那些所谓的友情也跟爱情一样脆弱,随随便便就会背叛对方。

刚搬到这里来的时候,小伊曾对我说:“之所以会遭到背叛,那是因为你要找的人不是你已经找到的人,所以你们只有那么浅薄的缘。”

“那么你找到了吗?”我曾这样问她。

“男人这种动物满大街都是,不用找。”她忽然又改口说。

我看不清她眼底的伤,我只记得她床头上挂着的那张结婚照,照片中的两个人都是很幸福的模样。

“茗茗,其实我是骗你们的,我没有老公!”在我住进去半年以后,小伊这么对我说。

“没有?”

“结婚照都拍好了,婚戒也买好了,但是婚礼那天他却没有出现。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还好我们没有领证,不然你就要离了婚再结婚,这样就没多少男人愿意要你了!”

“他走了?”

“他说他会在天堂守护我。但是我很后悔,我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嫁给他,其实我这辈子的心愿就只是嫁给他而已。”小伊说得轻浅,远不如她眼中表现的那样留念。

那是唯一一次小伊跟我说起了她自己的事。也许是因为我无法再相信人,也许是她希望我可以找到自己真正想要找的人,所以才告诉我这个故事。就像她当时拿出那张协议给我看的时候,她说那就是她的故事,所以她要听我的故事。看着她的眼睛,我却真的将自己的故事告诉了她,而我早就编好的谎言,却在那个时候被我遗忘了。

在很久以后的日子里,也许我会开始寻找,一直到我不愿意找为止。我想试着去相信一些人,去寻找一个可能也在等我的人。

南昌哪治疗癫痫好
脑外伤引起的癫痫如何治疗
癫痫病脑视频检查

友情链接:

鸿爪留泥网 | 电脑开机报警声 | 狐狸表情包 | 北京小提琴 | 华谊兄弟艺人 | 怎么改空间名 | 威信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