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中星九号最新参数 >> 正文

【看点】菜场恋歌(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菜场恋歌 庄洪志

一 天渐渐亮了,菜场里的人慢慢多了起来。大红把青菜摆好,再把冬瓜萝卜理顺放正,就等着客户光临。每天起早贪黑的,大红的眼圈有些黑黑的。尽管还不到四十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去许多。菜场里嘈嘈杂杂的,她看了看左右的邻摊,大多已准备就绪。有的在闲聊,有的在吃东西。见老郑在低头打盹,她捡起一块萝卜头扔了过去,正打在老郑的脑袋上。

“谁呀,开什么玩笑”。老郑看看这个又望望那个。大红接过了话头:“是我,怕你睡着了。你看,菜场来人了”。老郑朝她笑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芹菜多少钱一斤”?一中年妇女拿起芹菜看了看问。

“两块五,五块钱二斤”。老郑热情的说,“你看,这芹菜是刚刚送来的。叶子还鲜呢”!顾客没说话,只顾朝电子秤上挑选芹菜。老郑也跟着朝称上挑拣。顾客制止道,“够了,就这些,秤秤吧。”

“二斤二两,五块五。”老郑说。顾客听了伸头去看电子秤,拿下一颗芹菜后电子秤显示五块二毛一。

“ 这回行了吧”?她看着老郑问。

老郑点点头:“行,大姐,你是我今早第一位顾客,图你个干脆”。那人不说话,递过一张百元大钞。老郑接过来看了看,掏出了自己的钱包。零钱所剩无几。老郑扬着手中的钞票大声嚷道,“谁有零钱帮忙换一下?”大家摇摇头,只有朱大贵没有表态。

“老朱哥,帮忙换一下”。老郑走近他,递过了百元大钞。朱大贵五十左右的样子,虽也是起早贪黑,却是肥头大耳的富贵像。一般人不愿意找他换零钱的,因为他是收费的。一百元换九十八,百分之二的收取费用。想想头笔生意白做了,老郑心有不甘。不过菜已卖出,又收了人家的钱,老郑很无奈也很憋屈。

“冬瓜一块五。要三斤,好咧”——大红那边也有了生意。只见她手起刀落把切开的冬瓜朝电子秤上一放,正好三斤。买菜的咂嘴称赞,“果然好功夫”。大红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谦逊地说,“熟能生巧。常做买卖的,大家哪个都行”!

大红是来自乡下的菜贩子。本来有个幸福的家庭。爱人王光亮是个木匠。在县城从事室内装修。因手艺好收费合理,生意一直不错。大红没卖菜之前跟着他帮工。女儿考上大学后,王光亮索性把家中的土地包给邻居搬到了城里。为方便,自家租了独门独院的房子。眼看着这日子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夫妻俩盘算着在城里买套房子定居。不想,王光亮突发大病。天津上海的各大医院都去了,却是一样的结果。除了带些药品回来,还有那些温馨的祝福,想开些。好好珍惜不多的时光吧,治疗的最佳时机已过。大红听着,连续几天都没吃饭。王光亮很坦然,永别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歉意,实在对不起,不能陪你白头到老了。想到丈夫的好,大红就会流泪。安排好丈夫的后事,大红只身来到了城里。刚上大学的孩子还要学费啊!可一个女人怎么办呢?大红想到了老郑,决定问计与他。

老郑是大红的乡邻,是王光亮给他家装修时闲聊叙上的。县城虽然不大,离乡村也不是很远,可能在几十里外的地方遇到乡邻总是件令人高兴的事。他们先是聊家乡的人情世故,再论张三李四的处世为人。说到最后,老郑说,现在的社会就是好,人身更加自由了。想去哪儿干什么都行。你还想回家种那二亩地?不值。老郑现身说法,别说你们有手艺了,凭我什么都不会,靠卖菜不也在城里扎根了吗?是的,大红夫妻俩很羡慕老郑的。三间两层的楼房,还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栽满了红的绿的花草。最令人看好的就是这房子还靠路边。老郑做买卖骑着三轮车能直接进出。王光亮给老郑家装好房子,还互留了电话号码。大红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拨通了老郑的电话。把自己的处境和想法都跟老郑谈了。惹得老郑长吁短叹了半天,最后邀她一起卖菜。虽是起早贪黑的但并不是很累。大红听着就下定了决心。三轮车是现成的,买一台电子秤就行了。起初几天,她都是早起等着老郑一起去批发菜场,来来往往的不几天就熟悉了。有时老郑先走了,大红自己也能独来独往的采购了。

“ 你怎么给我一张假钱”?肥头大耳的朱大贵来到老郑的摊位前,举着一张大红票子说。老郑怔了一下,“老朱,说话是要讲证据的。我给你时你看过的是吧?奥,人走了你说是我给你的。想诬赖我呀”!

“我怎么会诬赖你?今早就你一个换钱的。不是你的是谁的”?老朱理直气壮的说。见有人围观便提高了声调,“大家天天在一起,你不能坑我啊”。

“你血口喷人”。见那么多人指点议论,老郑有些急了。自己接过买芹菜给的百元大钞看得真真切切的才递到朱大贵的手上。朱大贵拿在手里又是摸又是捏的看了半天怎么会假?朱大贵冷笑一声,看着围观的人说,“大家都看着呢,你说这钱怎么办吧”!

“是你的就给他换一张”。邻摊有人出面调停了。是胖姐。她看看老朱又看看老郑,始终面带笑容。

“ 不是你的就不能承认。”也有买菜的顾客插言,“说是你的,刚接到手里咋没认出来呢?”是的是的。很多人随声附和。大红见状连忙走过来。她想从中劝解。只见朱大贵正拿起老郑的冬瓜刀到拍着冬瓜说,“姓郑的,你赔不赔吧”?老郑显然动怒了,他一手操着一个萝卜说,“告诉你不是我的,为什么还要诬陷?你想咋的”?

“ 不赔就是不行”!朱大贵举起冬瓜刀,咔咔几下就把老郑的冬瓜砍成了数半。老郑拿起手中的萝卜狠狠地砸了过去。朱大贵不甘吃亏,举刀砍向老郑。大红见状,连忙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老哥,大家天天在一起耳斯鬓磨的,真的要拼个你死我活么?有话慢慢说好不好?”

“把刀放下来”!菜场管理员来了。见朱大贵拿着刀厉声喝道,“谁凶谁就有理吗?再闹,两个都搬了滚”!

人群一下子静了下来。菜场管理员是位四十多岁的大姐,姓冯。她负责菜场的卫生和治安工作,还负责对顾客缺斤短两的投诉。

“ 你能肯定假钱就是老郑给你的”?管理员冯大姐看看老郑又看着老朱问。

“ 今早就他一人换钱”!朱大贵理直气壮的说。

“是买菜人给我的。我没零钱找他换的。人走了你再说假,谁信呀”!老郑看了看围观的人,又看了看管理员。

“ 信不信,钱是假了”。朱大贵把假钱递给管理员。

管理员拿在手里看了看说,“的确是假的。但这并不能说明就是老郑给你的”。

听管理员这话,老郑心里有了底气,他质问老朱,“凭什么说是我的?谁知道你哪来的假钞?奥,我好欺负是不”?

“ 你”——朱大贵气得说不出话来。大红打圆说,“老哥呀,都别急了。假的就撕掉算了。免得它下次再惹别人生气”。

“那我不是白贴了一百块钱么”?朱大贵心有不甘,“姓郑的,你骗了我这次,永远别想再找我换零钱”。

“ 你以为我想换啊”!老郑以牙还牙,“你看看这菜场里,还有谁理你?臭狗屎”!

刚刚消了些火气的朱大贵听他这话又蹦了起来,“姓郑的,这一百元你就得赔”!

“我要是不赔呢”?!此时老郑已将冬瓜刀拿在手里,他似乎有些胆壮了。

“ 管理员你看——”朱大贵转脸对管理员说,“这人是不是太不讲理了”?

“ 想在这儿干就别吵。再吵都滚蛋”!管理员似乎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有用此绝招调解。

“ 这钱真是姓郑的给我的。今早就他一人换钱。再说,我身上只有这张大票子”。朱大贵颇感委屈地说着,用手掏出了口袋里的钱。一张大红票子从兜里飘落到地上。朱大贵弯腰捡起。管理员瞪着他说,“朱大贵,你不说身上就一张大票子么?这是怎么回事”?。朱大贵看看管理员,低下了头。

老郑却是得理不饶人:“奥,拿假钱来讹我是不是?这张才是我给的”!

围观的人都笑了起来。朱大贵觉得有些理屈,正要转身离开,却见手中的大票也是假的便故意问道:“你说这钱是你给的”?

“是的。这张是我给你的。假的是你以前收到的。天天做生意还真假不分,活该”!老郑有些幸灾乐祸的说。朱大贵没理他,把钱递到管理员的手中说,“看看,这是老郑给我的。他的话大家都听见了吧”。管理员接过钱看了看,接着把钱摔倒了老郑的脸上:“既然你说这张是你给的,赶快给他换一张”。

老郑不解,弯腰捡起来仔细一看,竟然也是假币。

“ 换一张给我”!朱大贵厉声喝道。老郑愣了一下,突然把冬瓜刀拿在手中对着朱大贵砍碎的冬瓜接连砍去,嘴里还恨恨地说,“姓朱的,今天的冬瓜你得赔偿。刚才你还说身上就一张大钞,咋又多出来一张?再掏掏口袋,恐怕还有吧”?!

听他这话,朱大贵一下红了脸。他想不明白身上何时又多了张假钞。因为自己每天带来出摊的都是零钱。围观的人都笑了起来。朱大贵羞愤至极,他把两张假钞叠在一起,愤愤地撕了个粉碎。

二 将近中午,菜场逐渐冷清下来。买菜的顾客少了,卖菜的商贩大多回家休息了。正常情况下,下午两点以后又是买卖的高峰。大红没回去。回那个出租屋干什么?来来去去的总是一个人。自丈夫去世后,她就觉得无家可归了,更没正经做过饭。饿了就买些包子或油条,渴了就买些豆汁或稀饭。刚到吃饭时间,还没觉得饿。她坐在摊位前剥起了毛豆。城里人也真有太懒的,专买毛豆米的人不在少数。尽管价格高出许多仍供不应求。大红朝左右邻摊看了看,见胖姐也正看着自己就说到:“过来坐一块吧,还能说说话”。

胖姐笑着拎着半口袋毛豆走了过来。她坐在大红的旁边,也开始剥毛豆米,“上午卖了多少钱”?

“ 三百多块吧”。大红看着胖姐问,“你呢?比我多吧”?

“差不多。其实大家都差不多”,胖姐说,“只有卖鱼卖肉的可能比我们多卖些”。

哦!大红应了一声,抬头看了看胖姐真诚的说,“我才来不久,请多关照”。

“没事。我来也不过半年多点”。胖姐说,“你比我强多了,有人关照你呢!老郑是你邻居”?大红听着摇摇头又点点头,“是老家的邻居

你爱人呢”?胖姐轻轻的应了一声又问道。大红冲着胖姐笑了笑,“这家伙跟俺拜拜了”。胖姐听着,再看看大红的表情半晌无语。

“你爱人呢”?大红反问胖姐。胖姐冲大红苦笑了一下,“俺姐俩都是一样的命。那死人走了三年了”。大红听着,沉默了半天。

“老郑对你好吗”?胖姐瞅了一眼大红问。大红摇摇头说,“其实我们不是很熟的。是去年给他家装修时认识的”。

“那你干嘛帮他”?胖姐满怀疑惑的说,“其实老郑才不是好人”!听她这话大红瞪大了眼睛。胖姐说,“那张假钱是你塞进老朱口袋的是不是?我看得清楚呢”!

大红知道事情的经过被胖姐看出,点头承认。胖姐说,“老朱不坏,钱迷而已。想我们做小生意的都不容易,能理解”。听胖姐这么一说,大红觉得有些对不住老朱了。不过看早晨那架势若不是自己抱住老朱,老郑说不定真能被砍上一刀。自己怎么就把一直留在身边的假钞塞进了老朱的口袋?大红有些恨自己了。想到假钞的来历,她为自己的行为懊悔不已。

假钞是她和丈夫在医院看病的时候换来的。当时他们排队缴费领药,前面的一位耄耋老人缴费时,从窗口送出一张钞票要求换一张。老人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掏遍了口袋只掏出几枚硬币。看着老人急切的样子,王光亮接过老人的钞票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并掏出自己的钱递进了窗口。老人顺利的拿到了药,拉住王光亮的手连声感谢。大红看着丈夫的行动暗暗流泪,并把这张假钞一直留在了身边。

“胖姐,今天中午又不回家了”?随着问候,一个体态偏瘦的男子来到了她们的身边。原来是卖肉的孙林。他拉过凳子坐到她们旁边。见大红看他,他就朝大红微微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今天中午请客啊,小孙”。胖姐冲着孙林说。孙林坐下来,伸手剥起了毛豆,“行,你俩一块去,想吃什么尽管点”。

说是小孙,其实也是三十多岁的样子。清瘦白净的五官,长满了浓密的胡须。也许是因为太瘦,两只眼睛显得很大。看人的时候总是充满笑意,让人觉得和蔼可亲。孙林兄弟俩,弟弟在南京落户定居。家里只有父亲和他两人。父亲退休后在小区做保安。孙林本来在厂里上班,但因为效益不好,选择在菜场打拼。菜场不大,卖猪肉的以前有过四五个摊位。因生意不好,其他人纷纷搬走了。唯有孙林坚持下来。也许是因为独家经营吧,卖肉的生意逐渐好了起来。胖姐和孙林是邻摊。一天到晚或站或坐的总是形影不离。有时买肉的顾客多了,胖姐会主动帮着称重收钱。胖姐忙不过来的时候,孙林也会主动相帮。一来二去,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都知道了对方的底细。胖姐有心和孙林重组家庭,可又有些担心。孙林虽说也是城里人,可就三间平房。孙林解释说因为要拆迁,城建不给盖房。可他们的左邻右舍都是二楼三楼的,人家怎么都能盖的起来呢?胖姐当面追问。孙林也有过合理的解释。说早些年给盖,家里的钱都供应弟弟上大学了。上完大学,弟弟留在南京工作,找个南京籍的老婆。房贷不让我们负担了,但首付款和装修费也是一笔不小的数额啊

癫痫是不是会影响寿命
西安康杰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药物哪种好

友情链接:

鸿爪留泥网 | 电脑开机报警声 | 狐狸表情包 | 北京小提琴 | 华谊兄弟艺人 | 怎么改空间名 | 威信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