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怎样给头发做护理 >> 正文

【流年】忆景时(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上篇】

重安四年三月春,武林正派围剿魔教,但因为魔教数百年的根基,所以并没有彻底根除。同月魔教教主下落不明。

长安,永远繁华的长安。说书摊前有一白衣的少女静坐在外围,虽然头戴斗笠遮住容貌但是依旧给人以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说书先生说的正好是魔教教主与他女儿南岚之间的传奇,相传魔教上上下下都不曾见到过南岚,是个挺神秘的角色。教主很是宠爱她,就为她安置了一座桃花源之类的地方,那样脱离凡尘的干扰。

原来在世人的眼睛之中竟是这样子的吗。少女的眼角有泪滑过,那样透彻的眼睛里面却是溢满了沧桑。在正派围剿魔教的最后一刻是阿爹将她推入密室之中,等到她出来的时候那场浩劫已经结束,之后她就得知阿爹失踪的消息。一晃六年已过。

江南第一富甲江曼天是魔教教主第二重身份,这个秘密整个江湖无人知晓。遇到阿爹的时候他就是以江曼天的身份,那时候她六岁因为身中剧毒而昏倒在他的驾前,本来以为这一次再无生还的可能,但是他用尽了良药到底是把她救活了下来。唯一的条件就是要认他为爹,反正她也没有父亲所以答应了下来。她没有阿娘,只是见到过阿爹整日随身携带的木刻人,雕工很细致,眉目看得清清楚楚,绝美的女子。

至于他们之间的故事,她知道的不多,只是知道,他们是师兄妹的关系,后来被师门的叛徒所害死。阿爹是极深情的人,始终都不能忘情。所以南岚在问他为何要收养她的理由是什么,他只是说因为她生前所愿就是与他在一起再生一个清秀绝伦的女儿。而她算得上是长相清绝吧。

阿爹带着她到衡山上面学艺,拜师在余央子的门下,余央子是名满天下的学者。每个月回家一次。南岚对其他的书籍完全没有多大的兴趣,倒是律法方面的书籍看得最多,也学得最认真。其他科门都是以作弊蒙混过关。师弟杨智之迫于无奈之下只能够助纣为虐。怎么说呢,也许遇到她一直以来他是走霉运。明明是同一天拜入师门,因为他玩心很重,不过是在半山腰的时候安置了简单的机关将她绊倒,当时只有六岁的她不哭也不闹,只是冲着他笑,那笑容直到如今想到都会浑身发毛。她也只是加快了脚程,终于在他之前拜入了余央子的门下,他终于是反应过来她的意图,从此之后他就只能够叫这个小丫头师姐。所以说女人招惹不得,对女孩也不能招惹。

“师弟,我们一起下山去玩吧。”

以他好玩的性子是禁不起诱惑的。

于是那么便去吧。

“你说烟花之地是什么样子的啊?”

“那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走啦,走啦,我们一起去看看,一定很好玩的啦。”

女扮男装的她拉着杨智之去看了眼花之地。刚一进门老鸨就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杨智之,完全把呆在他身边的南岚无视掉。

“这位公子是女扮男装的吧,一看便知。哎呀,这年头女扮男装来这里找相公的女人有不少。”

南岚在一边偷笑,以前没有察觉这样看起来师弟确实长得像是女子。

接下来老鸨花了很长的时间游说他来做她们青楼的花魁,杨智之不说话只是脸色铁青,最后还差点把他弄去换女装,不过到底是狼狈地逃出来了。

“其实我好期待看你女装的样子诶。”

“你才是女孩子呢!”

“我本来就是女孩子嘛。”

……。

回到山上师傅大人已经知道他们私自下山的事情,罚他们在藏书阁里面抄写书经,当然不是普通的方式而是倒掉在屋梁上面抄写书经,对于此南岚早已熟门熟路,因为经常贪玩好奇的缘故,这样的惩罚早已不是一两次。这样也好,看着就头疼的书经反而很轻而易举地背诵了下来。反倒是苦了杨智之。

即使是一个月只回家一次休息两天,在那两天里面南岚依旧是匆忙的,家中的密室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藏书,当然也少不了律法方面的书籍。看累休息的时候就会练习暗器,她的暗器很特殊,是以桃花作为暗器。这么多年的努力下来她早已练到摘叶飞花的地步。

很少回忆从前因为想要做到没有过去的人。

她姓西门,若是以这个姓氏行走江湖难免不会有人认为那是武林四大世家的人。南岚的母亲是武林四大美人之一。原是西门世家里面最受家主宠爱的稚女,可是嫁错了男人。而南岚本身就是她不知道跟哪个男人生的女儿。当初也从侍女那里听说过,当年他们那些大人对她动用了刑法,可是即使是那样也没有问出那个男人是谁。在阿娘怀第四个孩子的时候,那个男人因为受不了阿娘给他带了绿帽子暴打了她,最后阿娘回到娘家,但是小妹出生不久之后看了大夫,说了智商会及不上普通人。那晚阿娘哭了一整晚。

五岁的时候有天夜晚她还在花园里面荡着秋千,遇到一个黑衣蒙面的男人,见到他的时候她并没有惊叫而是在笑,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还能笑得出来。

“我只要玉御簪,只要你能把它偷出来,我就带你离开。”

带着我离开吗,这个条件是在是很诱人,于是她点头同意了。她不喜欢这个地方,上上下下的人对她都没有好的脸色。她在这里只能是耻辱一般的存在。

玉御簪是西门世家的宝物之一,藏在静淑阁里面。其实到手一点儿都不难,旁边有一处通道而她因为个子矮小恰好勉强可以通过。拿到簪子之后就她把簪子交给了那黑衣蒙面的人。那黑衣人守承诺把她带离了西门世家。一出城门黑衣人便径自离去,南岚只能够乱走走到哪里就算哪里吧。深夜伸手不见五指突然被路上的不明物体所绊倒,不对那物体怎么还有温度,她蹲下来仔细看那个物体,终于有了些轮廓,是个人是已经死去的人。死因是胸口心脏的地方被簪子所穿透,那簪子赫然就是西门家的玉御簪。她不动声色的将簪子拔了出来,拭去上面的血迹,藏在衣服里面。然后离开。

间巷是一处很杂乱的地方,住在这里的大都是以乞讨为生的人。

南岚无处可去最后流落到间巷,最尽头的一间寺庙里面一对祖孙收留了她。

“你叫什么啊?”那位老者这样问道。

“蝴蝶。”从此之后就叫这个名字好了。

在间巷的日子每日与老者去到繁华的地段乞讨,因此结识了大自己三岁的罗锦姐姐。因为喜欢与这位姐姐在一起,所以每时每刻跟在她的身后。在家的时候上面有两位姐姐除了大姐对她还算不错之外,二姐对她的态度始终是恶劣。而罗锦对蝴蝶是极好的,因为蝴蝶很是乖巧而把她当做是自己的亲妹妹一般。罗锦还有一个亲生的妹妹。那时候蝴蝶总是想不明白,像罗锦姐姐跟她妹妹那么好看的人怎么也会跟她一般沦落到间巷。

“姐姐,你家里人都对你不好吗?”

“没有啊,家里面的人对我可好了。”

说着竟落下泪来。

从那之后蝴蝶再也不敢问罗锦姐姐家里面的事情。

夜里面蝴蝶听到外面有轻微的响动,本来她的睡眠就很轻一有声音就会醒过来。循着声音来到那处地方,那是在寺庙的一处角落。扑鼻而来的是血腥味,“谁在哪里?”她轻着声音问道。

很长时间之后她才得知那个人在江湖上面的身份,在那期间她瞒着那对祖孙照顾那个人,直到他的伤势全好。

“为了报答你,我准备收你为徒你可愿意?我可是江湖上第一神偷。”

第一神偷么,那么就拜师学艺好了。只要爷爷跟罗锦姐姐可以过得好又有什么不可以。

数月之后到底是被发现了。那天晚上爷爷晚归正好撞见她在撬别人家的门。回去之后爷爷大怒打了她一顿,“你可知道即使活着没有尊严可言,但是也不可以自毁了道德。那样怎么抬得起头来。”是么是么,我也只是想你们能过上好的日子罢了。

自那之后蝴蝶就很少回间巷。大街上到处贴着通缉她师傅以及她师兄的通告。可是官府无能,抓不住他们。唯有抓着她替她师傅及师兄坐牢。师兄擅长的是距离偷东西,而她擅长的只是撬锁以及各种机关。去牢里的次数有很多,往往七八日就进去一阵,这样她就没有时间不能够练习手艺。

所以有一日牢头醒来之后发现所有的牢门上面的锁都不见了有多慌张,但是还好犯人一个都不少。还没有摸清状况的牢头看着笑颜如花的蝴蝶一时摸不着头脑。

“你放心吧,我总共烧了三柱香的迷香,所以他们暂时还醒不过来。至于锁么,当然是拿去当了。”

要知道天牢里面的锁是天下著名的锁匠所做,每间牢房的锁都不相同,而眼前的小丫头竟然全部撬开。

于是流璃榜上面当月的榜首就是蝴蝶,着实风光了一把。

直到罗锦姐姐收入天牢的时候她才完整地听到罗锦姐姐的故事。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一家人过着很美满的生活。可是有一天官府的人闯入她们家把父母带走了,之后就在菜市场那里问斩,至于原因么,是因为她父亲贪污受贿,可是她知道她爹是清白的。像阿爹那样的人又怎么会贪污受贿呢。她们两姐妹逃脱了,最后就沦落到间巷,但是前些阵子他们找到了罗锦,至于她妹妹啊把她藏的很好,没有让人发现。

她连夜逃出天牢告诉那些捕快她就是罗锦的亲妹妹要去见姐姐。那时候罗锦姐姐已经从天牢里面转到谈刑部,谈刑部就是可以单独审问罪犯的地方。结果自然是用了刑,后来那些人从她的身上搜出了玉御簪,她昏迷之中想那些人应该识得玉御簪,那样家中的人就会来救她们。可是等到心里都冷了都没有等到西门家的人来。嘿呀,他们或者觉得她失踪是极好的一件事情又怎么会来救她回去呢。

她是撬锁的高手,所以从谈刑部逃了出来。逃到后门被谈刑部掌事的大公子所看到。“你若想要逃离这里也可以,只要你跪在这上面,我便放你出去。”手指所指之处,是一个木制的平台上面满是钢铁制成的尖牙。咬咬牙紧闭上眼睛,就那样跪在了木板之上,腿很疼之后是麻木。之后好不容易才回到间巷,在罗锦家的柜子里面找到了罗眉。她忘记了是怎么样一步步踏着血迹把罗眉送到北家,那是武林四大世家之一,把她安置在那里她也放心。

“我想见你们家的家主。”浑身是血的蝴蝶说道。她不知道以现在的状态可以支撑到多久。恰好北家的二公子正要出门,赶在门口见到了他。

“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啊,把她收留下来吧。只要收留她就可以了。”她抓着他的手,眼神恳切地望着他,声音哀戚。只要他能够点头她无论做什么都是可以的。罗眉紧贴在蝴蝶的背后,哇哇地哭了起来。她手忙脚乱地哄着罗眉别哭。

“好。”到底是因为心软的缘故答应了下来。“那么你呢?”

“你一定要照顾好她啊,我么当然是会离开的。还有她叫罗眉。”

躲在师傅那里养伤几个月,刚一出现就听说罗锦就要行刑的消息。她不可以死了,怎么可以会是这个样子的呢。她跑到师傅的面前求他去救罗锦,她求了好半天,最后师傅跟她说,城外郊区四方山上有一隐居的高人你可以去求他。

四方山。

“我早已不再过问世事。”四方山上那位高人在听她说明来意之后这样说道。

“您说只要您说的我一定帮您做到,虽然我也知道我的力量很底薄,但是我会认真尽力去做到。”她急切地说道。

老者沉吟半响,最后说道。“我生平并无多大喜好,唯一的喜好就是饲养蛇。”说着把她带到蛇池,那里面各种各样的蛇扭动着,中间有道独木桥。那是老者饲养蛇的地方,那些蛇都很认主不会伤害主人,但是换做是陌生人从上面经过的话就未必了。“只要你从上面经过,我就答应你。你要知道那里面有毒蛇。”他的本意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却不想她会答应下来。

其实心里也不是不害怕但是一想到罗锦咬咬牙也就从上面经过了。最后老者在给她包扎伤口的时候告诉她,身中了四种剧毒,给了她缓解蛇毒的解药,但是她的生命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么,那么刚好还可以见罗锦姐姐最后一面。

最后一个月是在锦春楼打工度过的,那是家酒楼,很忙碌但是也很充实。结算工钱的那天领好钱在酒楼买好酒菜就去了四方山。啊,罗锦姐姐有多久都没有吃到那么好的饭菜了吧。来到四方山的时候那位老者并不在是去劫法场去了。老者答应过她收罗锦为徒会好好照顾好她的,罗眉也有了着落,那么就剩下爷爷了没有人照顾。但是这也是自己最后一天了吧。

等到老者与罗锦回来,她打开饭盒招待他们。她跟老者约定好了的不告诉罗锦她身中剧毒快要死掉的消息。看到罗锦姐姐有些犹豫,说道,“姐姐你放心,这些都是我一个月的工钱买来的,是干净的钱两。”

从四方山回来的途中身上的剧毒发作倒在了市集上面刚好是在江曼天的驾前。

这便是回忆的全部。

“快起来,今天师傅有任务要交给你完成。”杨智之使劲摇晃着正在熟睡的南岚。南岚慢慢地睁开眼睛,那些回忆一起涌上心头,恍若隔世。

“带上这个。”杨智之把手中的指南针递给到她的手中。“师傅让你带着这封信一直往东走递给中原剑阁的阁主。”

下山带着指南针一直向东走。是命运吧,指南针坏掉的缘故所以君抵达的地方是西域,那时候西域真曦国正在动乱,她被作为嫌疑人等被关入大牢。逃出来的时候被发现,后面都是追兵,所幸还有轻功在身。但是没能挣脱追兵。白衣的男子,这是南岚对陆至君第一印象。追兵刚要追上的时候,他把她揽在身后。追兵的头子认识他的样子,放过了她。

轻微癫痫病治疗方法
癫痫病医院哪里最专业
良性癫痫吃多长时间可以停药

友情链接:

鸿爪留泥网 | 电脑开机报警声 | 狐狸表情包 | 北京小提琴 | 华谊兄弟艺人 | 怎么改空间名 | 威信的意思